almost 2 years ago

最近中國股市大跌,連著把周圍市場一起整個拖下水似乎已經成為定論。其實看著許許多多的消息跟言論,覺得還蠻好笑的。這一點其實也間接證實了,台灣的股市早已經有許多中資在場中,為了對應贖回壓力,只好拼命賣。

很多言論,把原因歸咎於「不救(股)市」。其實要反過來問,為什麼要救股市?投資本來就有賺有賠,風險自負不是進入市場的第一課嗎?況且這樣大規模的修正,不是有更多更好的買點出現呢?至少之前我實在很難找到我覺得值得投入的標的,最後我唯一有在進行操作的就只有期權市場。不過因為我很保守,所以最近老是常常很早就被洗出場了,後面的翻十數倍的行情都沒跟到。

從股市新聞喜歡報導的傾向,還有各種分析師的言論,看起來台灣的市場並沒有比中國市場成熟太多,許許多多的人還是期待政府那一隻手伸進來救市。其實目前看起來,台灣金融機構的曝險部位最嚴重的並不在股市,搭配央行的動作,其實可以猜測佔台股權值較多的金融機構可能有了什麼風險導致央行必須用這種爛招去間接挽救。

也許這一波修正,還沒結束。

 
almost 3 years ago

一個賭徒的告白:從預測市場看金融交易

有講到我這些年來最大的體會。很多人都說控管風險,可是他們都是在控管自己沒辦法去估計的那些風險;對現在的我來說,在市場我只有在控管一個風險,就是「資金控管」。

進入市場,不管你(覺得)自己的預測多神準,只要市場資金有人比你大,資金還是由中央銀行們控管的,多數的你就只有被玩的份。承認自己不過是駑鈍的一介凡人,認真控管自己的風險,是我目前不太容易輸的一個原因。缺點就是,別人看我都會覺得我很保守啦。那又怎麼樣?

 
about 3 years ago

前幾天有兩位朋友,問了我,阿根廷倒債、依波拉病毒、葡萄牙銀行危機對全球股匯市有什麼影響。這幾個事件其實都還是單一事件,單一事件對單一區域、單一國家、單一產業、單一公司,是有巨大的影響力;但是對全球股匯呢?老實說,那應該就是沒啥影響。

當然,你也可以說我們都不在那個產業裡面,所以我們其實不知道真正的影響。是的,的確是。

單一事件可能是一個一連串的事件的開頭,就像2007-2008 金融海嘯一開始也是發源於一般人跟本不會注意到的違約。不過最早發生違約的金融機構是在07七月就已經被接管了。而全球股匯市是在07九月才開始由高點反轉,最後在九個月後,08年中開始崩盤。

也就是說,單一事件就算是一連串事件的開頭,到其後續效應中間,還是有一定的軌跡跟時間可以繼續評估。事實上也是啦,那些具有鉅額投資的自然人跟法人,總是要時間慢慢出清風險資產的。

那麼,這幾件事情,到底會不會是一連串事件的起端呢?其實我不知道,只是目前的情況看起來,應該還是侷限於區域才是。尤其阿根廷倒債是進入本世紀以來第二次,本來還會借錢給他們的就是少數,敢借的也敢承擔這個風險(不然各國自己的監理機構早反對到死了,這並不像之前次貸是一個包裝的新產品所以沒有人評估得出風險,所以全球都有金融機構踩到地雷),因此發展成區域性金融風暴可能性本來就已經不大了。葡萄牙聖精銀行則是早在半個月前就不穩定了,現在才影響全球股匯市?

那前幾天美國、全球股匯市大跌的關係是什麼?事後都是可以找到理由的,不過其實跟最近幾次美國跟其他國家經濟數據大都不錯、FED持續縮減QE規模、FED、ECB各國央行不斷暗示將可能升息有關。只是狼來了太久了,同樣的理由前幾次都沒有大跌,為什麼這次偏偏大跌?

老實說你我可能都沒有管道接觸到那些大型資金,所以你也很難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麼;不過這次還多了一些變數,這次美國企業半年報蠻多不符合法人期待。換句話說,熱錢的供應規模縮減,然後熱錢的投資標的前景大多不好,可能沒有辦法繼續支撐這些熱錢的獲利,這些錢需要找理由退場。而且這半年來,包含台灣股市,許多股市都不斷創新高甚至歷史新高,漲多了,本來就容易修正,尤其是之前樂觀預期企業獲利的部份在獲利展望有變的時候,本來就會調節部位。

以 DJIA^ 為例,一週跌了五百點看起來好像很嚴重?可是你換算一下,以現在 16,000 來計算也不過約 3.2% 。其實也還在正常範圍內。

那這些事件會不會有影響?以現階段來說,大概是還好吧;畢竟現在資訊不足,要判斷也太早了一點,但是以我個人來說,我是會調整手上的部位就是了。畢竟風險升高了,不是嗎?

 
about 3 years ago

本文為轉錄,雖然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一篇什麼都沒有講,不過就我個人的經驗,他講的其實跟我的體悟很接近。

交易不是目的,但是很多時候,當人失了自己的節奏以後,就很容易為了交易而交易。我花了兩年,把所有投資投機時期的「污染」(對,對我的背景、性格、經驗來說,那樣的到處問、到處找人切磋,完全是污染)都清掉以後,我找回了自己的節奏,然後才慢慢重回自己早期那種,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在盯盤,但依然可以獲利的交易模式。

所有的交易,要獲利其實就是找到自己的節奏,盡力保持手上的單都是買低賣高。其實,就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160問: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交易什麼,在等待什麼。 這個問題可以詳細解讀一下嗎? 交易什麼?在等待什麼?
答:一般認為我們是在交易某個合約,其實不然,這個合約只是一個靶,我們真正在交易的是“機會”這個品種,在這個市場裏,大小機會無時不在無處不在,你不可能都去交易,那樣的成本和風險不是一個人能承受的,在交易之前,你必須明確哪種“機會品種”是自己的追求,基於策略的收益/風險比去參與。
大部分人都是被亂石砸死的,因為他根本沒明白哪種情況對於自己是安全的哪種情況對於自己是不安全的。

“K線裏有殺氣”

來源:和訊網 獨特風格 整理

內地一位自稱 頂級交易者 與眾網友 經典問答
頂級交易者的回答不一定是標準答案
提問網友 也有很多是高手
自信 霸氣 鏗鏘有力 確是經典問答
部份內地習慣用語改為台灣習慣用語 方便新手閱讀
止損=停損
止盈=停利
日內=日內當沖
隔夜=隔夜留倉
建倉=進場下單

Read on →
 
over 3 years ago

最近這三個多月,其實沒有什麼在操作。一來是因為回到鬼島公司上班,時間上比較沒有之前那麼自由;二來是,我在努力回復自己績效還不錯的時候的作法。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想要以金融操作維生,可是後來發現沒有穩定的金流的壓力真的很大。我自己原本以為有些資金,應該可以捱得住沒有穩定收入的日子,但是隨著金流的越來越不穩定,越來越焦躁、最後就是信心越來越不足,然後越來越容易去賭自己覺得勝算不高,但是如果賭對報酬會很豐厚的一些賭注。 尤其自己曾經賭對,這種誘惑實在太大。 最後就是金流真的完全失靈,好在最後的關頭,自己想辦法撐住,然後把剩餘的資金留起來,為了避免自己一直胡思亂想然後又開始亂賭,於是找了分工作,恢復規律的上班生活。

這段時間,我藉口上班忙碌,一個接一個把之前在獨立金融操作的時間認識的一些人慢慢不再往來。為什麼?因為我自己是個很容易迷失的人,大家都在討論要怎麼操作,久而久之會產生「從眾性」,也就是自己的操作邏輯會慢慢變成跟一群人一致。尤其是我發現我的操作週期從原本至少一季度,慢慢縮短,最後變成完全的當沖客... 很早以前把持的住的原因是因為我同時在上班,腦力其實只有一點點在看這些資訊;後來專心操作就沒辦法保持這種定力了。這也是照顧我很多的長輩後來叫我還是找工作的原因,因為他發現我開始迷失在金錢由戲中了。

而且人多口雜,很多時候這些討論資訊,其實只是「GIGO」 - Garbage In, Garbage Out ,真的按照那思維去操作,只是讓自己的資金如同垃圾一樣不斷出去而已。

所以我刻意回復自己之前單純的生活規律,而恢復規律之後,其實情緒冷靜很多。以前看到一個消息看到一個徵兆,就會急切想要進場布局,因為不想放棄任何一個機會。現在一來是沒那麼多時間,二來是,其實有的時候看一看,有些機會跟本不需要去布局,因為風險跟報酬看起來不會很有吸引力 -- 之前有吸引力的原因是因為,那畢竟是一個機會,而我沒有太多其他的金流流入管道。

回來看四個月前的『投資之意義在於不敗 』,我就好像是看到有人叫囂挑釁,就想要接受挑戰的一般人,而不是那種會看看四周,想想這種挑戰是否真的需要接受的劍聖。

不是每個機會都有可以挑戰的價值

這是這一段時間以來,我真的最深的體悟。當然這是個老生常談,但是聽別人說、從書上看、平常業餘的時候都覺得聽到都不想再聽的東西,當我成為專職的金錢遊戲者的時候,我很難記得起這件事。尤其當時我另一個金流看起來是一直在流出,而自己看起來可以勉強有點收入的,就是這個金錢遊戲了。

然而,也是因為這樣這個陷阱,讓我慢慢地走上其實不符合自己個性的路途。當然早點認清這個事情,對我自己個人是比較好的:因為我還年輕,而且也單身,犯個錯賠點錢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反正人生路途還很長總可以爬得起來的。

而且這些金錢遊戲其實都是「規模遊戲」,換句話說,資產沒有一定的規模,獲利就不會有足夠的金額會讓人覺得「夠用」。接著,也因為自己覺得收入不夠用,就會不斷放大賭注的規模... 最後就很容易把自己的資產都賠進去。

有資產規模的人,看的是「趨勢」

趨勢不是在那邊技術分析畫畫技術線就叫做趨勢。我永遠忘不了一位長輩說的:「我就是錢多,我可以畫線挖洞給你們跳」,這就是資產規模的差異。雖然聽起來很討厭,但是這其實就是市場的現實跟技術分析的弱點,更何況資產規模夠大還有很多拆借券帳的手法,一般只懂下單融資融券的散戶根本是無法抵擋的住這類型坑殺。尤其是台股是淺碟市場,監理也其實相對不成熟,現在又開放了許多新的交易方式,金融監理難度更高。

說監理不成熟是其來有自的。你有注意到台股 2012-2013 年,多少家「建設公司」借殼上市上櫃嗎?有多少原本是其他產業的上市櫃公司在去年前年變更了營業項目?

話又說回來,所謂的趨勢又是什麼東西?趨勢是這樣,什麼東西之後會變成「生活必需品/常備品」,或是「原本的生活常備品,因為某些因素跌價、或不足、或其他原因產生銷量縮減」。這就是為什麼你很少聽到有股市大亨是靠新的科技致富的,會靠新的科技致富的通常是創業的人,而不是股市大亨。這些其實是靠大量統計跟大量統計分析,加上一些其他的因素才能大概掌握的東西。

把握自己的投資週期

話又說回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交易週期較短的產品。有些人可以靠當沖賺得大量財富,但是也有些人靠著的是很長週期的持股獲得巨大的財富。而其實資產規模越大,投資週期會越長,因為每交易一次的手續費跟稅都會非常驚人,而且很多頻繁交易的人其實都支付了巨大的交易成本,只是大多數人都以為那個成本很低可忽略而已。

我自己習慣的交易週期其實是大約三個月一次。但是之前迷失的時候,我交易週期從一季,慢慢變成每天好幾次。不同的交易週期有不同的交易策略,同時也需要不同的性格。像我的性格偏向於深思熟慮之後再作決策,其實就非常不適合每天那樣當沖。但是因為平常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最後就只好看盤,看盤最後又因為承受不了那種上上下下的刺激而進而頻繁交易。就把本來適合自己的投資的「一套」整個毀壞掉。

所以我檢討了以後,決定讓自己重回職場。雖然我依然還有當全職投資投機者的本錢,但是那不該是我現在該選擇的路。因為我太閒著沒事,而且跟比較熟悉的產業脫節了,對於整個產業的節奏跟自己的策略掌握早就喪失了。也因為這樣,我對自己的決策其實是比較沒有那麼堅定的信心的,所以最後就會到處找人討論,到處去看所謂的投資專家的文章,最後就喪失了自己的投資策略的思維,變成只會跟著消息面亂躁動的待宰的肥羊。

題外話:所謂的投資專家

有一次朋友閒聊,然後我有一個朋友在當專業的交易者,他就說了一個笑話:
真正績效超好的投資專家,跟投資有關的話都懶得跟人說,因為一秒幾千萬上下的,而且休息的時候要好好休息,誰管你啊;
績效好的投資專家,偶而炫耀一下自己的績效,因為也忙著賺錢,懶得理人;
績效普通的投資專家,一天到晚在羨慕別人的績效;
績效不好的投資專家,沒事就炫耀自己今天又賺了多少,然後還會偽造績效;
績效最差的投資專家,沒事就開個課吸收學生填補自己的虧損。

 
almost 4 years ago

最近看了一本書,提到有關日本戰國時代劍聖塚原卜伝的一則逸話:

晚年的時候,有一次塚原卜伝跟人乘舟過湖,船上有個莽夫吹噓自己劍術精妙天下無敵,知道塚原在船上就吵著要跟塚原決鬥。塚原本來不想理他,但是因為那人又叫又鬧搞得船很不穩很危險,於是就接受決鬥的要求,要船夫把船划到前方的一座孤島上。結果船一靠岸,莽夫急忙跳上岸要選好有利位置。卻只見塚原搶過船夫的槳將船划開,高笑離去留下一句「戦わずして勝つ、これが無手勝流だ」(不戰而勝,這就是無手勝流)。

雖然這則故事出自於還蠻不可信的《甲陽軍艦》,但是其實這則故事本身的寓意蠻深遠的,也跟幾位長輩教我打牌心法相互輝映。

之前因為載家父去跟他的好友們打牌,有的時候三缺一就只好上場代打,打到現在家父過世了,我依然成為了固定班底。當然,能夠跟這一群 老狐狸 高手在牌桌上切磋,其實受益蠻多的。雖然我直到自己冒了太大的風險創業失敗後又投機失敗才感悟到這些話語其實不僅僅可以用在牌桌上。

打牌大概會有幾個階段,其實相對應到投機的領域,都還蠻多可以對應的:

  1. 初學者的階段:一開始學習打麻將,這個時候的算牌大概都是在看自己怎麼樣比較容易胡牌。這個時候就是大起大落,因為贏錢得靠運氣保佑自己打出去的牌不會放槍。對應到投機,就是什麼都不懂,拼命想要一萬變十萬,十萬變百萬,百萬變上億一直賭下去,結果就算一開始賺到,最後也不一定能夠維持。

  2. 稍微進階一點:開始想要作大牌,開始研究牌的台數跟怎麼作比較大。對應到投機階段就是開始學技術分析、籌碼分析、有的沒有的什麼分析,希望能夠增加自己的勝率,然後增加自己賺錢的機會。這個其實是大多數網路股神或是一些投資老師就到這邊了。有些老師雖然分析頭頭是道,但是卻老是沒有什麼錢,就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3. 更進階一點:基本上我其實不喜歡跟這樣的人打牌,只要有一點點放槍的可能,就拼命下車,基本上這樣的人打牌大概都只有被自摸才會賠錢 (而且會讓我覺得我在跟自己打牌) 。對應到投機,就是那種保守的到不行的,都已經要確定是不跌才要進場,然後漲上來一小波就急急忙忙賣掉。這種人大多數的時候都可以不賠錢甚至賺不少,但是遇到整體系統性的風險,例如大蕭條或是金融海嘯,就會損失比較大,因為看起來是止跌的時候,有的時候後面還有更慘的一波跌勢,有的時候跑不及,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4. 高手老狐狸等級的:我現在面對的都是這樣的老狐狸等級的牌咖。基本上這就是拼命算牌,評估自己目前賺或賠,可以擔負多少風險決定要不要衝牌或是打保守牌,運氣來的時候完全擋不住他大贏特贏,手氣不好的時候他只要不放槍就不會輸太慘。這種高手在他運氣不好的時候,要贏他錢,就只能設一些陷阱聽老牌,但是因為他平常就贏不少偶而輸個一下也不至於傷到本。對應到投機就是遇到那種積極評估風險,做好財務控管,該買的時候就會買,不會因為下跌了就急急忙忙賣掉,當然也有認賠時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他不會因為小漲了就急急忙忙賣掉,而能夠一口氣賺到主升段那種一口氣漲個好幾倍的錢。

其實打牌的時候,要不要衝牌,取決於你現在的風險承受程度。你贏錢,然後這一把看起來牌面如果衝了可以大賺,就算賠了看起來其他三家也沒有人作大牌頂多小輸,那這樣子衝牌就是合理的風險,可以承受。另外一種我會衝牌的情況是,反正我都已經輸很慘了,機會比較大的牌當然衝下去,拼一把大的。但是這也是我被長輩說我還是太浮躁的原因,因為我在這種狀況下我不會也無法去算牌,算自己繼續放槍、甚至放大槍的機會有多少。

換算對應到投資投機也一樣。常聽到很多人笑一堆有錢人追高殺低,但是在那樣的投資規模,以及合理的財務管理跟風險評估的狀況下,追高是冒合理的風險;殺低則是拼不要大輸。

而輸很慘或是沒錢的情況呢?套一句柯斯托蘭尼的名言:「沒錢的人,更要投機」,即便你這個時候的投機更像是賭博。但是投機會需要仔細分析評估風險,賭博則是不是。而不管哪一樣,在沒錢的時候,除非能夠肯定債務不會被催討,不然,盡可能不要負債投機,因為壓力會很大很難保持平常心去分析評估風險。更別負債賭博。

 
almost 4 years ago

回到職場好一陣子了,有些東西果然當初出來創業的經歷過一遭後,想的方向就已經不太一樣了。

舉例來說,現在在這間公司要說有制度,也不能說有但也不能說沒有,而其實這跟公司的經理人有很大的關係。之前在鴻海,雖然下面有所謂的虎將艦隊之類的各個事業群總經理在作實際管理,但是主要的公司制度跟治理其實還是靠總裁兼執行長郭台銘董事長在作主。雖然我沒有在台積電工作過,不過從朋友的言談之中,大概可以知道其實應該是跟鴻海的經營模式是一樣的。

也就是有個極為強勢跟有能力的執行長在辛苦維持整個公司集團的營運。也因此,這樣的公司越是成功,我對於這樣的公司是否有適任的接班人的疑慮也就越深。

之前在鴻海的時候,我個人觀察的結論其實是,如果今天郭台銘出了什麼事情體力大不如前無法視事,鴻海本身的可投資價值就幾乎消失了。因為整體鴻海的運作是靠著郭台銘董事長在維持整體的協調性的,而當時(現在我不知道)集團內可能的接班人選都無法完全替代郭台銘的這個位置。鴻海的組織其實算是比較偏扁平的。

這種組織的好處是竄升快速,因為隨時可以為了你搞出一個新的事業群讓你成為事業群總經理成為集團的第二號人物,同時執行長的直接影響力可以發揮最大的影響能力。壞處就是集團有一大堆第二號人物,各擁山頭誰都不服誰。就馬其維利主義來說,這是個很理想並且有效率的組織,但是缺點就是,通常無法避免這種企業只能維持一代的可能性。

因為這樣的企業在面臨交棒的時候會比較難平順交棒。其實郭台銘跟張忠謀兩位董事長都曾經嘗試把棒子交出去過,但是都很不順利就又拿回來了。其實這後面是同一個問題,新管理人上路總是會有些新政(雖然蕭規曹隨沒有不好,但是新人總是希望有點新氣象,這也是歷史上有很多企業跟政權順利接班的第二代總是被人覺得很平庸的原因,因為他們沒有作什麼強調自己接班的事情),新政自然就影響了其他人的利益,然後就趁著強人老闆雖然退休但是還在並且具有影響力的時候,去跟退休的大老闆告告狀,然後接下來就是常見的劇本,原本要接棒的人就乖乖交出棒子,然後被流放到不重要的事業群或是黯然離開。

這也是為什麼這樣的企業通常都得強人老闆過世後才能交棒的主因,一來是強人老闆習慣了管事,又對整個公司有革命情感,很難說放就放;二來強人老闆的影響力太大,就算只是隨口說個兩句意見,接班人也不能不聽。就算接班人不聽,公司內其他聽到的人聽到太上皇講話敢不聽?

其實另一個正在進行的例子就是台塑王家,現在在後王永慶時代開始很多事情一件一件冒出來了。以前可能王董還在的時候底下的人不敢太亂來,就算偷工偷料也不敢偷到工廠會出事,但是現在接班不順(光是搞了一個七人小組就知道大概不行了,歷史上極少有事權過份分散的企業有太好的下場)又一天到晚有人要來爭產的情況下,對於整體集團的營運的掌握度就不足了。


現在在的這個公司,其實很有趣,就我個人目前所見,雖然制度很不怎麼樣,但是董事會感覺是真的把事權完全交給執行長,換句話說,董事長跟執行長兩個角色是完全分開的。這也是西方公司比較常有的經營模式,也就是董事長跟執行長擔負的責任不同,董事長跟董事會重要的是管理經營團隊跟公司的債務財務政策,執行長則是負責公司的實際營運跟治理。

這個模式的好處是,公司真的出問題的時候,不會因為總經理身兼董事長而無法把事權放下而使得公司產生出強人退不下的執行長,比較有機會進行公司的永續經營。但是壞處也是董事會其實沒有實際營運公司,所以很容易接受管理階層的講法跟說法而無法真的掌握公司的實際治理狀況。

然而我在的這個公司,都已經成立十幾年了,執行長卻依然沒有成功建立公司的內部制度跟文化,功過雖然還難以論定,但是其實不少人,包含我現在進入公司在偶而看了一些內部高層的互動後,深深覺得這間公司最大的問題就在執行長。當然寄人籬下,同時自己的目的也是增加自己的價值而非將自己綁在這間公司,而且也人微言輕,看看想想也就算了(而且年紀也大了)。這位執行長也成功過(就算有很多人覺得是一個被逼走的高階主管造就的成功),董事會給這位執行長更多的機會其實也不會難以理解。

而事實上,雖然這間公司未必能再起也未必能存續夠久,但是這間公司的員工其實大部分很有活力(而且相較之下年輕的多)。這也是流動性會高的原因,因為有活力、年輕、理想性高、專業能力其實大多數都不錯,所以如果這間公司沒有辦法提供自己要的願景的時候,自然會有更好的機會跳槽到更適合的地方。相較於之前的工作經驗,老實說,這間公司我遇到的大部分人的能力素質真的都異常的好,也難怪很多公司會想辦法挖角走。

當然公司人一多,自然有些時候會有些打太極拳推來推去的問題,但是相較於之前的工作經驗,那種升遷只看年資跟嫻熟公司規定跟主管脾氣,專業技術技能對於高階的人來說比較不重要的公司體系,畢竟是相較之下算好的。只是想想連這種公司在台灣都可以相對算好的,有的時候還蠻令人感到傷心絕望。總之,且看且戰且走吧。這間公司畢竟是還有機會,畢竟撤換掉執行長應該是很有機會再起的,而不是如台積電或鴻海一般,實在不敢想像張忠謀跟郭台銘如果哪天不再有能力管事,這兩間公司會成為什麼樣子。

 
about 4 years ago

按照這篇新聞內容,也就是說,二十五年前參加無殼蝸牛聯盟遊行的人,如果當時是二十歲出頭,經過二十五年後,終於存到頭期款跟負擔得起每個月的房貸。然後要揹大概二十年到三十年的房屋貸款,換句話說,貸款繳完大約也是六十多歲到七十歲了。這到時候絕對會有社會問題的吧,例如生病無工作能力結果房貸繳不出房子被法拍之類的。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用老婆的名字買第二間房所以相較之下首購年紀大很多,但是在報告揭露不足的情況下,很難設想到底為什麼買台北市房子的首購年紀這麼大。

當然這些都是推論,由此也可知根據新聞做判斷不可行,因為揭露的資訊太少,名詞的定義也太模糊。

北市首次購屋 平均40.9歲

 
about 4 years ago

奇力光電欠56億 銀行找嘸人討

這是我一直在說的,台灣的銀行都不夠大所以這種貸款都得用聯貸攤掉。然後就會變成,企業倒帳牽連的是一堆銀行團,於是就得政府出面來解決這件事。要不然倒的不僅那個企業,而是會跟著倒一大堆銀行,而不是一家銀行或幾家銀行。

然後這樣的模式久了,銀行就產生了道德風險:反正這樣的案子政府都會跑出來救,所以對於放貸給大企業與其子公司、轉投資公司的風險就隨便評估(像這個以為後面有奇美跟鴻海就可以順利收利息,轉投資的公司要切割是很快的),加上每次都浩浩蕩蕩一堆銀行加入聯貸,在「反正這麼多銀行都加入,應該沒啥風險」的想法下,風險意識就會非常低。可是銀行本身就是風險事業,是靠管控風險作為利潤來源的,卻對這樣的風險意識很低。

然後大企業因為借錢容易,也都隨便借錢。像奇力光電是做 LEDs 的,LEDs 這個產業一直處於過度競爭的狀態,要把錢投入這個產業基本上風險是非常大的。而連母公司都不願或不能借錢給這些子公司的情況下,為什麼銀行團會覺得母公司會出面處理?

當然因為中間多了好幾次倚賴政府協商甚至救助,使得政府相關部會對於這種銀行放貸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例如可以主導要求某些銀行加入對某些企業的聯貸)。

奇力光電這件事,暴露的就是整個台灣官場、產業跟銀行的結構有問題。如果不是有問題,這樣的單一企業貸款(而且數目也不大)應該只有幾間銀行自行承擔放款風險,結果這樣一搞是 18 家銀行,佔了台灣目前銀行數量快一半(台灣目前登記有案的本土銀行為 39 間)。

 
over 4 years ago

我的意見一直都是:「日本根本無法把匯價控制在預期中的 95/100/110,而日幣貶值會讓日本債的價值暴跌」真的能控制住大概也到了 140 左右或更低。今天日債就崩盤一下暴跌 65 個 bp。

而一般都認為日本國債持有者多半是日本人,所以日本才敢這樣把債務貨幣化拿來印鈔。其實這觀點也是有問題的。表面上日本國債大多數是日本單位持有這是沒有錯,但是這些單位會不會需要外幣?背後有沒有其他國際資本?

另外就是,以股市為例,一間公司股價的漲跌其實只要 0.01% ~ 1% 的股數有交易(以台積電來說,平常交易量佔發行股數的 0.05% 左右,大約是一萬張,大約十億台幣左右的規模),就可以引起劇烈的漲跌幅,而這其實不太會管其他人認定的股票價值是怎麼樣的。套回債市,也就是說,就算日債 99% 都是日本單位持有,只要那 1% 認定日債因此無價值,那債市就會崩盤。

於是持有者會被迫做出決定,其一,認賠殺出,於是債價更慘引起更嚴重的殺盤,也就是俗稱的多殺多;另一個就是持有到到期讓日本償還。

而在法人每季度、每年度都要結算公佈財報、精算資本適足率的情況下,引起狀況一的情況是大很多的。而以往日幣、日債是被視為準儲備資產(因為相當低風險),現在日幣日債的情況已經變成高風險了,這會引起日幣日債的近一步拋售(這也是為何我認為日本央行根本控制不了日幣的匯率),運氣好的話,也許就這樣止步,運氣不好的話,就是日本金融體系的崩潰。特別是日幣僅僅是「準儲備貨幣」而非如同美元一般有儲備貨幣的地位。

如果近年亞洲會有金融體系的風暴的話,日本絕對會是主角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