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續1219 投資投機到底是甚麼?)

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不管世界末日多不可能,其實這就是風險。怎麼說?雖然我們都知道 2012/12/21 就是世界末日或是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太可能,但是萬一發生了該怎麼辦?

是的,這就是風險。當一個投資者在面對風險的時候,其實最大的疑惑就是,我有沒有辦法量化這個風險進而去控制風險?Howard Marks 直接說,『不可能』。其實用混沌理論可以輕易解釋為什麼不能,就用薛丁格的貓當例子吧!在打開箱子之前,我們不知道箱子裡面有沒有貓;打開箱子後,就只有一種結果。也就是說,事前我們只能用主觀去評估一件事發生的機率,事後我們只能確認一件事是否發生(0% 或 100%)。

換句話說,事前量化風險跟事後量化風險都是非常困難的。

假設我今天做了一百萬的部位,結果後來我的確如我預想贏得了一百萬的報酬,你可以根據這個事實,量化我在這個過程中承受了多少風險嗎?決定論者會說我沒有冒任何風險喔。

而我並不會知道,我事前的量化的風險,到底是我太高估了這些風險,還是我真的超好運避開了所有的糟糕情況。而這個事實,會讓我下一次建立部位的時候,開始忽視一些風險的構成,甚至到最後會覺得自己天縱英明、沒有冒任何風險。然後這才是真正的風險。

我上一篇有提到,我自己的情緒管理是有點問題的,所以我有的時候孤注一擲去賭,結果賭對了,獲得了極好的成果後,最後卻守不住。因為之後如果我沒有立刻恢復冷靜,而是如同我十一月底十二月初之時,情緒陷入憂鬱或是其他的比較樂觀的情緒,我會再度孤注一擲。然後只要這次沒有賭對,就慘了。所以才需要作風險控制。

或者,財務控制。

如果我沒有進行財務控制,今天我大概也無法再起。而老實說,我暴起暴落也不是第一次;前前後後大概也有四五次了。重點是,每次我跌落谷底都還有機會再起,除了我已經具有從谷底翻起的本事外,另外就是每次我都有辦法保留住最後殘喘的那一口元氣。不然就算有屠龍的本事,沒有龍的存在或已經沒有最後一口氣了,不就沒有甚麼用了嗎?

而我十一月底的那一波慘賠,除了因為天氣的關係讓自己陷入陰鬱且急躁的情緒狀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十月合約跟十一月合約績效太好了,所以我十二月合約給了自己一個目標。不多啦,一百萬淨利而已,以當時我持有的可動用資金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結果這反而最後成為我很晚才認賠的原因,因為想弭平這個虧損的部位,即使我一開始就發現我沒睡醒下錯單卻因為想等修正損失比較少的時候再平倉,等到我終於認賠的時候,損失還是遠比一開始就認錯做錯方向來得多很多。

Howard Marks 在第十個主題「力抗負面的影響」提出了五個負面的影響:貪婪、恐懼失去、與人比較、從眾、夢想得到穩賺的東西。這些東西其實每個人都有,甚至很多就是市場的推動力。但是如何控制這些因素,讓自己能夠處在情緒清明穩定的情況?我只是先犯了夢想得到穩賺的東西(訂定獲利目標),然後跟人比較(即使我只是跟過去自己的績效比較),接下來恐懼失去、貪婪、從眾(因為失去自信)就跟著發揮強大的影響力:把我往擴大虧損的方向推去。

而不從眾,肯冒風險反著作一直都是我前陣子績效優異的主要原因。那個時候我可以輕易看出散戶跟大資金思考的不同,結果在失常之時,我甚麼都看不出來,腦中只有自己虧損的部位的數字想要弭平虧損。但是這個時候,其實我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判斷走勢的能力,任何的動作都只是賭博而已。

(續:1226 技術分析的用處

 

 
almost 5 years ago

近日家事多忙,所以疏於更新。加上我自己因為暴起暴落又暴起暴落,所以這段時間除了調整情緒外,還順便調整了自己常用的幾個投機的系統的參數,結果看起來似乎調整的不錯。基本上一個人有自信的話,其實是不怕暴落的,不過因為暴落其實跟我自己的一些個性有關,所以其實問題還是在個性的修煉。

Anyway, 這篇其實是《有關投資與人生最重要的事》的讀書心得之一。是的,之一。這一本薄薄的書,我其實沒想過我的心得可以幾乎一個主題一個。難怪  Warren Buffett 會這麼推崇 Howard Marks

投資,或者投機(之後為了方便,將僅只使用『投資』這兩字代換),到底是甚麼? Howard Marks 在這本書中給了一個定義:處理未來。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那個可以百分百正確預言未來的水晶球,所以其實這一句話又可以換成:「瞭解風險、認清風險、控制風險」這三件事。

但是其實這三件事根本都不能做到百分百的肯定,尤其是瞭解風險這件事。你以為你已經非常瞭解目前的部位承受的風險的時候,往往最後的結果是有自己低估或是沒估計到的風險確實發生,然後自己就因此部位一文不值。

舉個例,在現在的台灣的保險跟金融話術,像是投資型保單、高收益債基金、美金保單等等,其實都潛藏著一些陋習。以投資型保單為例,往往業務員都會把保單的前景弄得無限美好,每年 8% 多美妙啊!但是你有確定過這些保單連結的標的哪個年化報酬率有到 8% ?特別是現在沒多少市場跟那幾年的中國跟拉美市場基金一樣有爆發性成長。還要加計行政費用、佣金...

高收益債則更妙了,為什麼這些債會被稱為高收益債?因為他們被倒債的風險高啊,所以才俗稱 Junk Bond ,就是垃圾債。但是話術一包裝,面前的高額報酬率一晃,誰管那鬼風險,更何況銀行理專絕對不會告訴你有多少機會被倒債。因為雷曼事件,所以現在台灣眾人大多知道了高收益債的風險所在,等到過幾年雷曼事件被淡忘,我幾乎可以保證高收益債會換個名字,然後再演一次環球金融風暴。

而其實人性就是這樣,容易被高報酬率吸引。然而報酬率只有說明了一半的事情,另一半則是,「你承受了多少風險?」

基本上現在的金融商品的設計規劃,不會平白把一個商品設定高報酬率。會被規劃高報酬率的商品,通常不是伴隨高風險高槓桿,就是其實設計商品的人也根本不知道商品裡面包了甚麼。有些商品很幸運,一開始就遇到風險事件所以很快風險模型可以驗證;但是雷曼事件就是運氣不好都沒遇到,所以這個市場越來越大,然後遇到風險事件之後,就產生了嚴重的危機。

再舉個例,現在台灣的退休基金都面臨破產這是目前眾人所知的事實。然而這些基金為什麼會瀕臨破產的風險?簡單來說,這些基金規劃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兩個風險:其之一是人口負成長的風險;其之二則是,銀行利率的大幅降低,就算 2000 年台銀活存都還有 2% ,現在沒幾間銀行超過 0.5%

當初規劃的時候,集合了眾多學者專家精算,提出各種模型,結果依然有沒考慮到的部份。其實這不是人類想像力不足,而是在十幾二十年前,你跟人說台灣人口會老化、會負成長、會有國際熱錢壓低利率其實是沒人會相信的,就算真的有人考慮進去並且規劃相關模型,最後依然會被棄置。

就跟環球金融風暴前,其實有關金融危機的言論,都被當成危言聳聽一樣。而少數真的相信的人,卻必須要忍受被軋到嚴重虧損的風險。有機會可以讀一下《大賣空》這本書,這些人最後雖然贏得了賭注,但是中間他們承擔的虧損卻可能已經超過一般人能夠承受的風險程度。

為什麼他們承受的了這些風險?其中一個理由是他們非常清楚的知道,他們的投資就是在靠風險事件搏回本。當然中間他們有沮喪、懷疑、甚至其中有人還因此情緒非常不穩定。我自己的幾次大賠大落都是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發生的。然而我本身本來就有情緒管理問題,所以我一直盡可能讓自己的生活單純、情緒能夠穩定。然而人總是會有意外事件的發生,所以我越想要讓自己情緒穩定,卻往往會落入一種固執。雖然我知道這部位的風險程度已經超過我能承受的了,也已經知道我承受的虧損已經超過我能承受的規模,但是我還是情緒上固執這個部位。而因為賠錢,所以會更固執這個部位。

(續:1220誰管這鬼風險啊!

 

 

 
almost 5 years ago

《美股盤後》回吐QE4漲幅 今天凌晨,美國 FED 宣佈了進一步擴大原本的量化寬鬆措施,取代原本年底到期的扭轉操作。基本上這就是之前亞洲媒體炒了一陣的 QE4 。但是為什麼美國指數好像不太領情?

可以從兩個部份來看。其中之一是,當一件事廣為眾人所預期的時候,基於預期心理市場會在正式公佈消息之前先漲再說,因此在真正的措施提出後,反而市場的預期心裡消失,所以反而出現獲利了結的賣壓,俗稱的利多出盡。投資投機一個重要的點就是管理未來,當未來實現後,原本讓人持續某個動作的理由消失,那麼,理性的人就會開始下一步動作。

第二個則是,基本上這只是把 OT 的資金規模延續下去,並沒有新增任何資金。簡單來說就是維持現狀而已,跟前幾次 QE 是讓人感覺憑空把錢變出來是不一樣的。因此市場在沒有認為驚喜的情況下,最後就是回歸基本面的下一個問題『財政懸崖』。然後昨天又不意外的上演美國兩黨互推皮球的狀況。而且因為這次設了明確的限制跟退場機制,所以反而不像是禮物。

回到 FED 。我們大致上可以知道的是,美國國債是 FED 發行美金準備的重要資產,所以 FED 是美國國債的相當大的持有者。在聯邦準備系統下,要印出錢來就必須持有一定程度的美金準備。而這個系統... 不管怎麼看都是有問題的。但是重點是「It works!」所以問題在哪就變成不重要。

不過顯而易見的一個後果就是,美國最近幾年不斷調高舉債上限。但是這也是不得不的選擇,美債是美金發行的重要準備,美金發行如果控制在沒有槓桿或槓桿很小,貨幣可以維持穩定,但是這樣美國就必須承擔通縮與大蕭條的可能性。因此為了避免通縮,每次經濟有趨緩的徵兆的時候, FED 都是以增加貨幣發行為主要對抗手段,因此引起通貨膨脹,接著美金就越來越薄。然後美國政府一定得要支出美金,於是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每年的支出就越來越多,也需要一直舉債,而且舉債的數字只會越來越誇張。因此,每次調高舉債上限,都撐不了多久:因為美金的購買力一直持續下降,政府要施政就必須要加大支出的規模,不足之數只好繼續舉債,然後舉債又變成 FED (與各國央行)的發行準備,拿來發行貨幣更加降低美金的購買力...

而美國政府為了刺激經濟,也規劃了很多減稅、優惠的措施,這也大幅減少了美國政府的稅收。因此美國政府只好擴大舉債的規模。其實這問題不只美國政府發生,日本、台灣、英國等地都同樣有這個問題。

因為沒有人想開縮減開支、承受經濟蕭條的可能性的第一槍(民選政府有選票的壓力),所以只好跟著不斷印錢,把全世界都拖進去惡性通膨的可能未來中。

財政懸崖之所以這麼受到重視,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會引起美國政府縮減支出,進而可能引起經濟蕭條。接著就是破壞貨幣穩定了。沒有人可以知道現在世界的貨幣體系被破壞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面對這種高度不確定性的未來,還是小心為妙。

 
almost 5 years ago

因為我本身有兼職營運一些衣物零售,所以其實對於台灣整體消費的衰退是感覺很敏感的。從前年進場的時候隨隨便便都可以過得不錯,到現在營業額不足前年的25%,整體來說台灣的零售市場已經不足以讓小型個人商號生存下去。

當然我們從經建會統計批發零售及餐飲業營業額指數是看不出來的,因為這些小商號其實都不用開發票,自然也不會被統計在這個數據之中。

但是我們如果實際走訪許多商圈的巷弄、櫃位,以往人聲鼎沸的地方現在都門可羅雀,然後越來越多的招租店面。即使是以往寸店面寸金的台北市東區Sogo商圈也一樣。

個人商號的營運因為受限於資本的關係,所以經營的其實都可以算是奢侈品,也許價格其實沒有到奢侈的地步,但是因為必須要經營分眾市場,所以產品的品項絕對不能跟一般大型批發百貨重疊,因為一重疊,面對大型批發的資本壓力,想要開展出一個利基市場除非自己有足夠的資本,不然小資本還是乖乖地避開跟大型資本競爭才是比較聰明的作法。

然而,因為要避開這樣的競爭,變成產品要有足夠的特色,也因此一開始都是經營小眾或分眾市場,因為太怪的東西一般消費者的接受度不高,所以在經濟不好的時候,這個市場會萎縮的很快:因為終究是非必需品。所以地區型、沒有經營網路通路的店面都會倒得很快。

而且因為資本小,股東結構簡單,資金週轉壓力大,如果經營者稍微有一點資金管理的觀念的話,很快就可以達成實體店面歇業的決定。這也是為何中小企業的實體店面一間一間收起來。中小企業不像大企業需要經營一定的企業品牌形象,所以就算不景氣也是要盡量撐過去;中小企業重要的是「保本」,也就是保存元氣,等待景氣恢復復甦的時候,才又出來營運。

這個寒冬,看起來不太好熬過。下表則是批發零售及餐飲業營業額指數與上年同期比較圖。

 
about 5 years ago

延伸閱讀:微軟8大錯 造成Windows 8軟硬體銷售慘不忍睹

這幾個月來,市場還有新聞都不斷告訴我們,Windows 8 將帶動換機潮,會為台灣的筆電代工帶來多少多少的利潤之類的消息。我還曾經因為這件事跟父親的好友爭論了快一個下午,因為這位長輩相信 Windows 8 是未來的機會所在。

我不反對這是個機會啦,只是因為 Windows 8 對我來說已經太多敗象,為了提供這位長輩比較多方的意見,我是使勁全力把我的分析盡可能讓這位長輩理解。結果 Windows 8 正式發表後,他跑來找我說:「乃瑋,還真的被你說中了,正式發表後原本看好的那些媒體、分析師都紛紛轉成不看好了。」

其實... 只要是有在觀察這幾年國際資訊產業的改變的人,大多早在微軟行銷 Windows 8 的時候,就會發出類似的質疑了。而我的質疑大多在三個方面:

  1. Windows 7 以鍵鼠操作的桌上型電腦來說,已經是一個極致了。資源管理還不錯,也很穩定,也不需要太多的系統資源就可以跑得非常順。因此 Windows 8 必然要破壞使用者經驗,事實上 Windows 8 的確也是改變了原本 Windows 的使用者經驗。然而改變必然會帶來適應期,而人其實是偏向保守的,對於改變其實接受度沒那麼高,所以 Windows 8 必然會經歷陣痛期,甚至可能中途就會被宣告為失敗的產品。
  2. Windows 8 的發表,依然循著以往 Wintel 的壟斷發表模式。而其實在 Apple 投向開放陣營後,要在 Apple 的作業系統上面開發軟體只要不商業化,基本上都不需要收費的。Android 更不用提了,本身就是開放陣營的產物。而 Apple 跟 Google 都是靠其他的產品(如 AppStore 等)收取費用取得利潤。但是微軟要開發產品,在不考慮使用盜版品的情況下,連個人開發都需要不斐的金額(作業系統+商用開發環境)。在這種情況下,對於軟體開發者來說吸引力不大。
  3. 在以改變 2. 為前提的情況下,微軟必然需要自行開發硬體以增益自己的收入,但是這樣又破壞了微軟跟台灣眾硬體商的合作。而且 Windows 8 的升級費用不低,可以反推授權費必然也不便宜(其實也不用反推,當初台灣的大老闆們唉唉叫的時候,就已經透過媒體告訴我們,授權費很貴)。台灣的硬體廠商本來毛利就不高,推出 Windows 8 機種會變成無利可圖,於是就不會像之前那樣積極配合微軟在 Windows 8 上市的時候,就推出大量的中高低階的配合產品銷售。
這個產品的行銷策略明顯違反近幾年 Apple 跟 Google 開創出的資訊產業的生態,也看不出來主打哪個市場(手機?平板?桌上型?),因此雖然亮相的時候一片叫好,但是正式上市的時候,就不會有太大的掌聲。氣勢都出不來了,還希望他一個打十個嗎?

Windows 8 看起來其實應該是要打智慧型手機跟平板電腦市場,因為太破壞桌上型電腦的使用者經驗了。然而,他卻依然優先以桌上型電腦的產品推出,這個不太意外,畢竟 Windows 本來就是桌上型電腦系統的產品線。然而手持裝置其實是靠大量開發者經營出附加價值市場,因此 Apple 跟 Google 都拼命想辦法降低開發者的門檻跟入門費用。微軟卻依然因循過去獨霸桌上型電腦的習慣,對開發者設限層層限制。在微軟已經不是獨霸的時代,開發者有其他更便宜、入門門檻更低、市場不見得比較小(甚至還比較大)的選擇時候,就不會投入微軟的陣營。

Windows 8 的初始銷售不佳,至少對微軟來說,應該真的是一記暮鼓了。至於晨鐘是否會響起,就要看他在平板電腦跟智慧型手機的銷售如何了;不過在開發者進入門檻相較於其他陣營依然不低的情況下看來,我依然不怎麼看好就是了。

 
about 5 years ago

其實這應該是老哽題材了,就跟黃金一樣,每次只要有人提起,總是會引起一番筆戰。同時真的有人根據總經消息去操作賺錢或賠錢,因此擁護跟反駁者都甚眾。

但是老實說,如果想靠「總經的單一事件」去操作,你直接把錢送給我搞不好還比較不浪費一點。意者請來信,我會立刻給你帳號匯款給我。啊,難怪後來財經部落客都要出書。

總體經濟會被認為無用,其實是因為使用的人可能忽略了一件事。既言總體經濟學(或是宏觀經濟學),對於個股走勢本來就沒有什麼用,他最多只能用來預測一個市場的趨勢或是單一事件。同時因為政經不分家,所以其實在理解總體經濟的各項數據資料的同時,使用者還需要對各地緣政治有一定,甚至非常深入的瞭解。

同時,趨勢預測出來了,那麼市場走勢一定會按照預測的方向走嗎?不,不會。

因為是宏觀把所有良窳不齊的公司數據都整理起來,我們可以藉以預測市況。但是各市場指數卻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有納入,很多規模極小也不符合上市上櫃的公司數據會被納入總體經濟數據,但是因為未上市上櫃,所以對於市場指數是無關痛癢的。

而且就算上市上櫃了,也不是使用單純的加總,還有些指數有權重設計。例如台股就全名「台灣加權股價指數」,就是以上市股票之發行量當作權數來計算股價指數。所以台積電(2330)雖然股價不算高,但是只要波動個幾點,台股就可能上下十幾點,因為他的發行量非常高。

也因為在這樣的設計下,變成看總體經濟數據的同時,還需要會看這些股本大的公司的基本面,才有辦法比較明確推論出指數趨勢的可能走勢。而且就算推論出正確的走勢,還會因為籌碼、心理產生股價指數的波動,通常也不會一次就進入推論的軌道中,而是時而超過時而不足這樣震盪波動。這也是科斯托蘭尼的主人與狗的比喻。

舉個例吧,不懂總體經濟的話,是不會有辦法評估當初雷曼兄弟破產、LTCM破產為什麼會引起全球股市動盪。這兩件事都是引起國際貨幣體系的不穩定,因此他們為了填補漏洞,必須要平倉賣出部位或是回補。可是這樣大筆的資金進出必然會引起動盪,更慘的是,因為這些公司或銀行,都是採取槓桿操作,所以這兩間公司破產,是直接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挖了一個大洞。

理論上一個國家印了多少鈔票,就應該只有這些鈔票在流通才是。

但是現在的貨幣體系將貨幣分成了名目貨幣跟實質貨幣。名目貨幣往往是實質貨幣發行量的數倍到數十倍以上,可以說近代的經濟繁榮跟貨幣通膨脫不了關係。所以雷曼事件當時直接在全世界的美金體系挖了 6,000 億美金的一個洞,而美金的名目發行量目前是 16 兆美金,實質發行現在則是 2.8 兆。雷曼事件當時的美金發行量還更少,查到的名目貨幣發行量似乎是13或14兆。(請自行上美國聯準會網站查詢)

也許6,000億其實相對於 13 兆其實不多,慢慢去化可能撐得住,但是當時引起的市場動盪、擠兌如果超過銀行的美金儲備,甚至超過實質貨幣發行量,那麼就會引起美金崩盤。而現在世界各國貨幣在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後,多少都跟美金掛勾,美金一旦撐不住,引起的將是世界各國的貨幣連續崩盤。

不然你以為手上的新台幣千元鈔票真的值那個票面價嗎?別傻了,紙鈔都是信心貨幣,靠著台灣的外匯存底支撐這張鈔票的價值。美金崩盤,台灣的外匯存底失去價值,你手上的這張鈔票也就跟著失去價值。這是 08/09 世界各國都必須救美金的最重要理由。新台幣可能值甚至超過那個票面價的,記得好像只有一元銅板跟五元銅板,但是這兩個貨幣是最常在路上撿到的。而同時你看到你的銀行存款存摺上面的數字,你真的認為完全領得出來嗎?一般的時候或許可以,但是危機的時候,例如幾次金融風暴引起的擠兌,是真的有可能存摺上的數字化為烏有的。

而最近國際總體經濟風險事件最大的大概就是美國明年年初的財政懸崖。財政懸崖重不重要?當然重要,牽涉到全球消費市場、靠這些優惠補貼維生的企業的利基、甚至美金的穩定度;會不會解決?應該會。

但是如果你因為這樣就去作多台股,那不見得會賺到錢。首先你要評判這個消息會造成多少波動:美國的政治情勢、市場資本的可能反應、以及會影響台灣哪些產業、這些產業對於台股的指數影響、台灣政府有沒有急病亂投醫乾脆砸錢進股市護盤,最近還要加上一週到期選擇權結算造成的波動。這就是為什麼總體經濟拿來做股票會看起來很沒用的原因:要考慮的因子太多了,多到你根本永遠會有遺漏。

而且每一個因子都還需要多去考慮他跟其他因子的交互影響。例如美國感恩節銷售據說買氣頗旺,其實這個結果是可以從之前的消費信心稍微看得出來的。但是有趣的是,按道理說,電子產品應該許多都是台灣接單,但是台灣的外銷訂單卻沒有在前幾個月顯著大舉增加,至少感恩節的備貨不可能現在才備吧?而昨天公佈的景氣燈號的出口指標,台灣的出口還是續降的。這就有趣了,美國這一波感恩節銷售到底是賣什麼樣的貨?哪邊的貨?然後接下來一直到聖誕節前,一向是歐美的消費旺季,在 Sandy 颶風的傷害下,是可能可以期待家用品、家電的買氣。然而現在看歐美的觀察家、分析師大家都在懷疑:「是不是會全部集中在感恩節?」

老實說,這也是我的疑問。每個會去觀察總體經濟指標的人,都會把很多指標、數據的疑問放在內心。因為中國的經濟看起來正在危險的邊緣,危險到,中國政府根本不打算救股市,而只能把資源用在其他更緊迫的地方(From CNBC: China Stocks Slump, but Don’t Expect Beijing to Help)。所以昨天上海跟深圳跌破前波低點後,依然不見中國政府出來信心喊話,所以今天中國股市續跌。其實這樣也是健康的,早點落底,保存元氣,等到復甦的時候才有足夠的資源可以利用。當然前提是真的沒有系統性的危機以及經濟真的撐得到那個時候。而中國是製造業大國,中國的出口數據是否增加?這牽涉到感恩節到聖誕節,歐美零售市場是否真的有備貨還是僅是出清存貨的問題。

對照台灣,其實台股本益比相對週邊國家還是偏高,因為台灣企業的整體獲利能力下降,上個月景氣對策信號初值公佈達到了 22 分,經過調整後下修為 20 分;今天公佈的分數則是 18 分,構成的九個項目中,海關出口一口氣降了 3 分,唯一上升的一個是民間消費 - 上個月許多百貨提前週年慶,或許也助長了民間消費的增長。然而十月數據的下降,其實也證明了,九月數據的上升主因來自於去年九月的基期因為台塑六輕大火較低,十月的景氣燈號為 18 ,跟去年十月的 19 相比,還掉了一分。

然而,股價指數畢竟是反應未來,雖然台股有護盤的因素已經抵銷了不少未來可能的漲勢。現在台灣對於明年的展望,是否如經建會所言,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不,我不知道,雖然我有些推論與持續觀察的指標,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是否真的是復甦。畢竟經建會從今年一月認定景氣底已至到現在,雖然好似沒有認定十個谷底,但是每次景氣對策信號公佈說上個月是谷底也至少說了四五次。政府是沒有悲觀的說法的,也應該說,他們不能太悲觀不然就無法施政了,基於這一層的認識,對於各國政府的說法都要保持疑問的態度。別忘了,次貸風暴前,各國政府都說沒問題的唷?最後差點搞垮全球經濟。

要不要繼續思考這些問題,取決於究竟要當一隻快樂的豬,還是當一個痛苦的蘇格拉底。不過我不覺得蘇格拉底痛苦就是了啦,畢竟人類都進化到有腦子了,動一動不是壞事。我個人的經驗與想法是,總經分析對於市場趨勢的觀察跟預測是有用的,但是他往往會被市場的波動性給掩蓋。而且總體經濟要夠全面,就必須要研讀的夠多、觀察的夠多,並且內心保持中立去接收過濾各種訊息。

因為我們人類篩選訊息的機制,並不是我們看到了什麼所以我們相信了什麼,而是我們想看到或相信什麼所以我們看到了什麼。

 
about 5 years ago

(會寫這個是因為另外一篇 「有關投資與人生最重要的事」的讀後感一直很難修改到自己覺得勉強滿意的地步,所以就先寫這一篇交易檢討)

幽靈的禮物」是一本投機投資有一定經驗後,勢必要好好拿起來仔細研究的好書。一開始沒有太多經驗,會對裡面的內容沒什麼感覺與體會,也會難理解為什麼這本書會在投機者的圈子中,獲得相當高的評價。他有三個守則,但是其實說真的,我個人認為前兩個守則已經足夠了,或者是,我個人的經驗還無法體會守則三,所以會認為第三個守則有點多餘。

上週三,因為因為希臘減債紓困案未過,所以我的空倉部位就這樣從大概沒賺賠變成了有豐厚的利潤。隔天,接到我的營業員的電話,除了解釋一週到期選擇權之外,他還順便恭喜了我週三獲利頗豐。

然後一邊聽他講解一週到期選擇權的時候,我一邊佈置倉位。按照我自己個人的計畫,本來應該要開始逐步建立 Call ,結果可能是前一天太爽了結果睡眠不足,一開始的掛價單全部掛成 Put 。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收盤(因為我中間跑去補眠),也無法處理了。那個時候只有想說,明天再看看好了。

結果上週五一天就被軋了 220點。其實中間我都有機會停損,但是卻無法果斷,而我週五也因為前天修理電腦弄的太晚,醒來時已經軋翻天了,大漲沒跟上,已經被市場證明錯誤的倉位也因為實在跌價太多,根本連處理都懶得處理。

然後也因為持有這個錯誤的倉位,使得我週五最後還加碼了一些空倉當作樂透。這兩個部位就在週一一開盤的時候,因為已經證明不對了所以就被清倉掉,然後我反過來有當沖了多倉。同樣地,今天也沖了空倉跟多倉。

然而,因為那個錯誤的部位雖然在週一的時候已經清理掉了。但是這個部位因為是屬於波段部位,投入的資金比較大,造成的虧損其實跟後面的當沖部位的獲利是不能比較的。更何況後面的獲利根本無法填補這個錯誤的部位造成的損失。

幽靈的禮物的第一守則:不要等到市場證明你對或錯,在一定的時間內,市場沒有證明倉位對,就停利停損。

幽靈的禮物的第二守則:只加碼正確的部位。

這是一個很活生生的例子,而且其實我一直不想面對這個部位,直到昨天才鼓起勇氣,把這個錯誤的部位停損掉,所以虧損才沒有繼續擴大。自己的紀律才堅持了一個多月,就因為一次的大賺跟生活多事最後沒有堅守,就立刻成為了一個嚴重的教訓。

五代時有一位為後世儒生不齒的宰相,叫做馮道。他被不齒的原因是他侍奉了四個朝代,十一個君主。在那個五代十國君主沒幾天就一個換一個時代,會這樣其實也無可厚非。

其實馮道的處世哲學非常現實,也很適合投機,他關心的,只有能為人民作什麼;就如同一個略有經驗的投機者,在意的是有沒有賺錢,而不是作多還是作空。而馮道在當時可是庶民眼中的賢相,如果不是他跟一干待在北方的文人盡力教化這些異族軍閥與拯救平民百姓使他們漢化,五代十國的北方恐怕會是一片殘破,後來的宋朝要重建恐怕還得多花許多力氣。

馮道雖然看起來不像是會勸諫的人,但是他有留下不少勸諫的故事,其中有一則是我週一清理掉錯誤的部位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

道嘗戒明宗曰:「臣為河東掌書記時,奉使中山,過井陘之險,懼馬蹶失,不敢怠於銜轡;及至平地,謂無足慮,遽跌而傷。凡蹈危者慮深而獲全,居安者患生於所忽,此人情之常也。」(新五代史.馮道傳
我剛好前陣子因為沒有退路,所以嚴格執行自己的紀律因此反而成功度過了谷底。結果在喘了一口氣後,反而因為鬆懈了而受了傷。特別記下來引以為戒。並且分享給不管走在哪一條道路上的朋友們。
 
about 5 years ago

我不確定我能不能把九月底我跟長輩的談話正確再度重現,不過我就大概盡可能把長輩對於現在的整體經濟情勢的看法作一個比較周詳的記錄。

以中國歷史來看,每當一個王朝成立以後,經濟的成長率大體都是呈現一開始爆發性的成長,因為長期的戰亂把人口都消滅了,所以人跟耕地的關係沒有那麼緊張(馬爾薩斯的人口論),但是當人口呈現爆發性的成長,農地無法提供所有的工作機會的時候,但是此時農地的產量還可以支撐人口數,多出來的人口就會跑到商業去,現在則是多了工業,此時經濟就大爆發,這也是我們這一代戰後嬰兒潮世代搭上的便車。

然而,這種經濟的榮景大概就是繁榮個幾十年,也就是中國的朝代大概盛世就是第二第三代皇帝之後,就開始進入緩步成長、緩步衰退,這也是你這一輩現在面臨的問題,你們沒有我這一代這麼好的機會。所以我當初建議你不要創業,因為我創業的時候,我知道那樣的生活真的很痛苦,但是我還有把事業作大的希望;但是你們現在已經進入緩步成長甚至可能衰退的時候了,而且更不巧的是,你們會開始注意到我們當初這代這樣拼命把事業搞起來的各種後遺症,你們會被迫處理這些問題,包含了債務貨幣引起的通貨膨脹、我們為了發展把各種資源的浪費濫用與污染等等。而且一個朝代其實大多數就是兩百年左右,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到現在也六七十年了,這個美國為霸主的朝代也大概過了一半。但是你唯一的機會就是,你面臨的還只是經濟成長趨緩而非衰退,雖然在你有生之年應該會看到開始衰退。 剛好今天在「明騎西行記:滿清是怎麼滅亡的?」看到引用歷史學大師黃仁宇歸納:

按照歷史學大師黃仁宇的歸納,每個王朝前期的「盛世」,就是因為朝代創立期的戰亂屠殺,以及戰亂導致的流離失所、疾病的因素,「殺很大」,造成人口大量減少,於是在朝代建立之後,有了一段因為人口相對於土地較少,所以人人有田種的時期(相對的,歐洲黑死病完也是人人過很爽),這就是「盛世」。

很不幸的是古中國人繁殖很快,尤其是在「盛世」中人人過的很好的時期,每個人都生很多小孩,而且都養得活,所以不用幾代,就會繁殖到把可耕地塞滿,因而開始開墾邊緣農地,造成環境破壞,水土保持崩潰,於是產生水災、旱災,旱災又會誕生蝗災,而人吃不飽免疫力就會下降,於是產生瘟疫,而吃不飽、沒地、沒工作的人為了生存,就會落草為寇,或起來造反,於是王朝陷入各種天災人禍,最後政府崩潰、天下大亂,再度「殺很大」,如此循環不息。 剛好兩個說法互相輝映。這也是為什麼這位長輩會對我說,「我們這一輩寫的有關創業成功的那些理由、書籍你都不要太相信,因為其實我們很多人根本只是剛好搭上這大戰後百廢待舉,只要肯做事就有成功的機會的時機,但是你們沒有這樣的條件。」

前陣子,剛好台灣因為世代之間互相不瞭解,一直互相攻擊。老一輩的攻擊現在的年輕人好高騖遠、年輕一輩的攻擊老一輩的早跟不上時代卻站著資源不拉屎,然後還一直拼命壓縮年輕一輩的薪資跟強迫無薪加班。

為什麼會這樣?簡單來講,只是個產業轉型失敗的問題。台灣之前搭上數位革命的順風車,但現在卻沒有轉型到資訊革命的相關產業。因為在上位者,已經習慣當初數位革命的那個甜頭,然後靠著裙帶資本主義的關係,把幾乎社會、政府所有的資源全部投注在數位革命相關產業。結果產生了相關產業人力資源供過於求,而供過於求就會產生人力資源劣質化的風險——優秀的人力資源會被具有財力跟能夠提供優良福利的跨國公司挖走,而台灣轉型需要的人才就有可能因此不足。而因為培養出太多人力資源卻因為沒有足夠相對應的產業位置,使得高學歷、低成就工作成為普遍的情況。

而高學歷本來要去相對應能力跟薪資的職位,結果因為沒有相對應的工作而低就,使得高學歷對應到了低薪。進而產生學歷貶值,台灣很多公司開出來的職缺其實跟本不需要大專以上學歷,結果因為大專以上學歷的人太多,使得這些公司因為太多大專以上學歷的人應徵,於是就把大專以上學歷當作基本條件。

然後在上位的人就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資訊革命就是這樣一回事,然後就算真的需要高學歷、高度專業能力的工作也跟著壓低薪資,久了,就更沒辦法招到優秀人才,因為只出得起香蕉,當然只請得到猴子。接著老闆因為沒有被優秀人才震撼教育過,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落伍,一直推行落伍、無效率的公司產品、服務,接著因為沒有差異性只好削價競爭,再接著公司營收下降,再接著更沒辦法提供好的薪水吸引優秀人才留在台灣的公司。

而真的具有能力的人才,看到薪資又低、又沒有舞台,除非有生活壓力又離不開台灣,不然,誰想進台灣的公司?然後台灣變成現在這樣,熟悉資訊革命產業相關機會的人,幾乎都沒留在台灣的公司,就算留在台灣,也多屬於沒權、沒資源的狀況下,要有作為也困難。

這大約就是台灣現在的寫照。

而其實要留下優秀人才,除了優渥的薪資跟福利外,其實還要給他們發揮的空間跟舞台。但是以台灣老闆習於插手自己不懂的事情來看,願意授權給下面的這些優秀人才的人太少。當然公司一大,官僚文化就上身,官僚文化的特徵就是爭功諉過,或不求創新但求無過。

無過,就很難有什麼創新。因為幾乎創新都是試誤來的。

我因為之前工作的關係,接觸過些所謂的七八年級生,他們的語文能力、眼界、思考的靈活度,早非我這個僅在職場混口飯吃、思考已然僵化的三十多歲工程師所能及。親身接觸到這些優秀的人物,我常常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講說,「等我將來終於站上上面那些人的位置之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自請退休,把舞台讓出來給下面這些能力高強的人才好好發揮。」

因為從現在上面那些所謂電子業的老闆、經理人的年紀來看,等我能站上那些位置大概我也七十多歲了。就算真能活那麼久,也早就喪失了學習的能力跟冒險的勇氣。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賢。

子曰:「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講的就是年紀大了,早就失去熱血跟勇氣,吸收學習的能力也減弱很多,這個時候就戒除貪圖權力、錢財,一來年老體衰自己已無法承受得住,二來自己卡住這些位置跟資源,也阻礙社會進步。

既然知道現在已經不可能跟之前的台灣一樣,有什麼爆發性的機會跟成長。那還算年輕、有些資產、有些能力的人,就自然往兩個方向去了,其一就是去出得起比較好的薪資的外商公司工作,或者就是在累積了一些資產跟經驗後,自行獨立工作,或創業或接案子,或者,就僅僅是獨立。雖然已經沒有辦法如當初戰後嬰兒潮世代一樣到處都是機會,但是要維持一定的生計還不算太難。但是相對的,就是整體社會因為資本集中在無效率的地方,所以這些獨立的小資本雖然可以過活,卻不見得有辦法有辦法提出新的技術跟遠景,只能不斷撿拾國外的新技術跟設計糊口。

怎麼樣在糊口的同時,讓自己的能力不會被迫在無效率之處被消耗殆盡,同時為台灣做點事,這是我們這一個世代的課題。

 
about 5 years ago

其實靈芝的生長期只有五個月,超過五個月之後孢子就散掉,然後纖維木質化,之後就是一整片木頭,可以拿來燒,但是完全不能吃。

個人經歷也是一樣,事過境遷,其實不管事後說自己當初多麼有把握,都只是硬找個理由說自己的成功是有理由的,而不是剛好運氣好在靈芝孢子還沒散掉、纖維還嫩的時候吃了靈芝大補丸所以才成功的。反正也沒有人想聽這種「我就是運氣好才成功的」這種話,所以市面上有很多教導怎麼成功的書籍跟演講跟理論,然後你照著做,除了花錢讓那些教你成功的人繼續成功賺到你的錢之外,基本上你無法複製他們的經驗成功。

事後說的任何成功的理由,其實就跟千年靈芝一樣,聽說很補、超補,吃了功力可以增加好幾甲子,武俠小說很多主角都是因緣際會吃了千年靈芝功力大增所以才打遍天下無敵手之類的,其實不過是個木質化的裝飾,除了遠觀,根本不能吃。

萬一真的把千年靈芝的神奇功用當真,那萬一跟以為挖到寶!? 自慰器誤當千年靈芝這西安電視台一樣鬧了笑話還是好的。萬一真的吃下肚,那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然而,雖不是如武俠小說那麼神,這些跌下山谷吃了千年靈芝般神奇的經歷卻的確可能對一個人產生重大的影響。但是重點並不是吃了千年靈芝,而是跌下山谷但不小心還活著會改變一個人。

我在「所以,你還不如一開始就賠錢」中說了,一開始的成功可能都只是陷阱。我會在股票、期貨選擇權市場浸淫這麼久,也是因為嚐到過成功賺大錢的滋味,所以無法忘懷而一直在其中打滾。結果最後是差點兩頭空,沒辦法回頭上班,但是也沒有足夠資本在資本市場中投機。

但是以投資投機為主業跟以此為副業,心態上其實差很多。以此為主業,最要克服的一件事就是,怎麼樣控管好資金與風險。如果不是前陣子跌到谷底心態不正老是想凹單虧損連連到接近破產的地步,我也不會在動用了最後的救命錢後,堅持自己在綜合了這八年來的經驗,以及閱讀的許多書籍後,綜合出來的幾個守則。

也是因為我終於真的一直遵守這些守則,所以才能夠從谷底翻起來,然後加上運氣還不錯,一翻翻到現在是人生的高峰。短短時間。

當然也是剛好搭上時運。這些守則並不是甚麼能夠猜頭摸底的神奇技巧,而是很枯燥乏味的財務風險控管守則。屬於之前看投資的書的時候,我經常會直接略過的部份,反正台灣的相關書籍,講的大多也無法實際運用,也很少是書中的重要篇章。我是在谷底的時候,看了「幽靈的禮物」跟一直重讀「專業投機原理」才領悟到,他們花很多時間講這件事並不是沒有意義要混篇幅,而是這東西是『保持不敗』的最重要的因素。

而中間有段時間(就也大概上禮拜),自己也稍微得意忘形了,畢竟上次能夠有這樣位數的單月獲利數字,大約已經是兩三年前的事情了。一時得意未能果斷遵守自已的守則清倉,就差點把自己的投入資金又搞掉一大部份。所以這幾天有點疲累,也沒有心力把已經寫了一部份的草稿寫完。

好笑吧?好不容易飛出山谷,想說邁向了人生另一個高峰的時候,差點又跌回谷底,只因為自己以為武功蓋世結果踩到香蕉皮摔倒而已。

而如果以投資為副業,除了最大的風險是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外,其實,上班能夠有穩定的資金流入跟穩定的事情讓你分心不看股市,然後如果真的按照價值投資的方式投資,然後認真每天撥點時間研讀財報等基本功,風險是很低的。

除非你不想用自己的腦袋,老是要給那些投顧老師帶進帶出,那樣是鐵定賠錢的,至少我看的幾個老師都一樣,把他們在節目上的說法記錄追蹤一下,我還真的沒追蹤到有穩定獲利的績效的老師,也許有名的老師就不會有穩定了獲利績效吧。

像我的學經歷養成都在電子業,也因此,有些消息,我根據自己的學經歷以及對產業的理解,我會很質疑這些投顧的說法。也因為自己的學經歷都在電子業,在電子產業佔指數比重高的台灣指數,就會比較得心應手一些。

但是要以投資投機為唯一收入來源,那還真的需要不少經驗的累積。而且一定要有退路,不然跌下山谷,不是每次都有辦法吃到千年靈芝功力大進,而更多的時候是粉身碎骨,不然就是,慢慢一步一步開闢山路,然後等到回到山頭,可能已經滄海桑田、暮燭殘年。

 
about 5 years ago

設計對白:

德拉吉:「蕭伯納,幫忙拉抬一下我的歐元倉位。」

蕭伯納:『沒問題,馬力歐。看我的「德國否決希臘救助」神功!』

德拉吉:「... 我的歐元是多倉。」

蕭伯納:『馬力歐,你已經死了。』(德意志財政部長,完勝)

------------

今天本來我的空倉是岌岌可危,畢竟雖然看起來市場散戶跟大資金都同步偏空,但是其實沒有甚麼獲利。結果中午歐元區財政部長會議傳出否決這一次的希臘救助,瞬間許多人的空單都有了好幾倍的獲利。

我是賭比較安全的價內,所以就算大漲也不會有太多損失,但是靠著這個消息,結果讓我本來可能沒啥賺賠,上週沒果斷清倉 7150P 造成的嚴重虧損結果可能使得我十一月合約結算看起來稍微賬面不漂亮(本來有達到給自己設定的目標,結果可能稍微沒達到一點),結果最後還是收在賬戶的最高點。不過這種好運沒有辦法每次複製。

投機是這樣的,常常需要倚靠好運。而好運到了,能不能果斷在獲利夠大的時候不貪婪而離場,就是一門學問。我上週 7150P 本來是有小賺,但是因為最近太好運了,所以就想說等一下好了,說不定可以獲利放大。結果就這樣原本小賺演變成嚴重虧損。

如果沒有這次不夠果斷造成的虧損,那其實我已經可以放假出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