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7 years ago

我投資投機無法開班授課的一個主要原因是:「金管會會抓」(逃),另外就是我的投資投機方式其是是以科老的「一個投機者的告白」系列三本書體會到的投資心法為本,搭配技術上以一些K線型態與混沌操作的指標為輔。

就如同很多人說的,投資重在心法,你無法有跟我類同的體會,那我的投資方式可能不適合你。例如說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法」,他一抱可是動輒十年來算的,你能嗎?

「危機入市」也是一個說來簡單卻非常不簡單的概念,因為大多數人無法忍受「虧損」這件事,總是要確定是底部才敢入場,偏偏當多數人注意到原來這是底部的時候,通常已經是漲過一波之後才會發現,所以對於頗多愛講「要是當時底部買的話就怎麼樣」的那些人,我通常是沒啥感覺,因為只是代表「涉市未深」而已。

所以在期待還會有底部的情況下,多數人都不會真的在危機的時候入市。真的在危機時入市,總還有機會持續破底,那破底的時候,你的心態又是如何?

按照危機入市的心法,當然要持續買進啊!問題是,帳面上的虧損總是一種壓迫,當危機入市到已經沒有銀彈了,帳面上又持續虧損的時候,難道不會對這個投資原則感到懷疑,甚至懷疑是法人坑殺散戶的口號?

投資投機重在自信,就算破產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破過一次了,所以也是頗有體會),我的投資心法跟守則常常讓我在一開始被嘎掉 50~60% 的資金,但是我不以為意,畢竟我不求買在最低賣在最高,但是我認損的機會也是還蠻多,只是我總和起來,賠的比賺的少而已。

不同投機方式比個十五次,十四勝一敗跟十四敗一勝,很多人會覺得前者價值比較高。但是對我來說,兩者是一樣的毫無意義。

因為用投機來看,十四勝累積了數百萬,只要那一敗賠了超過這累積的錢,這十四勝就毫無意義。同樣的就算十四敗賠了數百萬,只要那一勝賺了回來,那那十四敗也是毫無意義。在勝與敗之間沒有固定價值的比賽場合中,這樣的比較的確是毫無意義。

重點是無論勝敗,你是不是有學到東西,那樣才有意義。這是我的心法之一,也是我的體會。我放棄了為人工作,因為我學到那不適合我。我現在其實比為人工作的時候更為疲累,但是心理上卻不復當初的疲勞跟絕望。

因為我找到適合我的生存方式,而且以我的能力也足以勝任我選擇的這條路。我在職場上損失的比我得到的多,在權衡之後,我就決定離開,即使光看我得到的部分可能會有很多人覺得我放棄的不值得,但是心理衛生跟身體健康上的損失卻是無法估計的。

我出來了,而且我現在以我的能力,證明我可以在這條路上,有個非常好的開始。

我開始覺得,我開始恢復到 26歲那個時候決心減肥三十公斤改變外表,那個時候充滿自信又無所畏懼的我。這才是我。

← 越來越好的 2009 年第四季 我的投資投機心得(2) - 談奢侈稅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