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6 years ago

行為經濟學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就是定錨效應。也就是說,你第一次聽到的價格,或是你購入的價格,或是你看過的最高價格,會影響你對於那件事物的價格的判斷點。

也就是說為什麼建商都要漫天喊價?房屋實際成交價跟喊價跟實際估值為什麼都會有很大的落差?這就是定錨效應在講的事情。

舉個非常實際例子,有接觸股市的大概會知道宏達電高點每股 1300 時並沒套到太多人(應該啦,然後那些保險跟金控除外,新光金國泰金當時買了滿手,現在靠金管會修改保險業財報的提列方式使得這些虧損暫時許多不必認列),但是跌下來到每股 600-800 這個區間套了很多人。因為跟每股 1300 比起來,「便宜」。真的嗎?現在宏達電止跌回彈了,9/7 最高價每股 262。

這就是定錨效應。台灣人薪資的無法成長其實早期原因在於勞委會公佈的最低工資,之前有好一陣子最低工資沒有成長,所以社會新鮮人跟資方要談起薪就會拿最低工資當作談判起點。

少數比較有概念的,則會拿公務人員的起薪來作比較。至於類似我這種算是學歷略好的,則會請教學長學姊跟比較早出社會的同學當時起薪怎麼談,區間可能在多少,公司福利如何。當然在眾人集體薪資不高的情況下,最後就是看哪間員工配股配得好就是去哪邊。當然現在就是大多數都跑去外商公司工作了。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 22k 政策雖然政府是美意卻被罵翻的原因。因為當時雖說市況不好,但是大學學歷要談到 25k+/14m 的月薪通常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國立要談到 30k+/14m 原本也是沒太大問題的。結果 22k 一出來,定錨點拉低後,我再也沒聽過大學畢業生可以跟我當年一樣聽到有人談到 38k+ 以上的價,甚至連原本研發替代役的 42k 都大多跟著縮水成為 38k 。

當時出發點是美意想增加人民就業,然後減輕企業主的負擔。只是... 因為缺乏後續效應評估,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當時並沒有規定申請的企業主要自負多少,聰明的企業就鑽了漏洞。同時,就算規定了企業要自負多少,企業大可以一部分人用這個專案,然後另外開一堆 22k 的職缺,再藉由媒體上胡說八道,自然也會把整個薪資的錨位起點壓低。
而這幾年來,雖然物價指數一直說物價漲幅在 2% 以內,但是就算是這樣,只要連漲個 2% 五年六年,物價還是漲了 10% 以上。理論上現今的新人工資應當要比我多年前出社會的時候高出約 10% 也就是大約 1000~2000 左右,這樣才不會實質薪資負成長,可是因為 22k 的定錨效應,結果新人名目薪資反而還比我出社會前低。

這就是錯誤的政策改變了整體市場的定價。台灣的企業主啊,不要再講說什麼台灣人力昂貴,這已經是很低廉的薪資了,而且大多數勞力資質,除非你眼睛瞎了,不然能招到的人力素質其實遠比十年前高很多,你只是必須要說服這群有素質的人你的作法不是錯的而已。只要你有辦法說服他們,這些人都會是很忠實的員工,因為他們也知道好老闆難尋這件事。

← 0906 美儲聯兩次量化寬鬆的成效與第三次量化寬鬆的可能時機 0909 ECB 的支票:「無上限沖銷式主權債券購買計畫」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