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6 years ago

最近讀了《史上最強哲學入門》然後不斷重讀第二部份『國家的真理』,因為這一部份講到跟國家相關的資本主義的部份,仔細研讀並追加研讀跟資本主義相關的許多資料後,漸漸對世界經濟與台灣經濟有點蠻有趣的想法。

要講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就先來講對立面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吧。馬克思主義是從爛熟的資本主義中發想的,所以他的論點很直接就是點出了資本主義的問題。

當然馬克思主義對我們這些在資本主義社會生活,面對共產國體威脅的人們來說,是個異端學說,甚至早期個人研究馬克思主義就會被抓去關的。

但是其實馬克思主義是個非常複雜的學說,涵蓋了社會、人文、人道、哲學、經濟、政治等不同的領域,而政治領域的實踐因為沒有同時涵蓋了其他方面的,所以目前是失敗的(坦白說,馬克思預言社會主義會發生於資本主義爛熟的民主國家,這個預言目前不算是錯的;越來越多的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國家,都有在反思跟社會主義相關的人道救援、階級流動等問題。然而共產制度卻提前發生在資本主義並非發達的國家,如俄羅斯、中國等地方,這就是個有趣的問題可以好好思索,我本身是 Sir Karl Popper 的信徒,Sir Popper 說馬克思的問題在「歷史主義的貧困」,就留待有興趣的人自己去找相關的說法啦)。

然而,先不論馬克思主義的整體,單就他當時對資本主義的觀察,可以發現他對資本主義的觀察,恰巧是我們今日不斷面對的問題:

  • 馬克思認為資本家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將無所不用其極的降低勞工成本來博取更大的利益。
  • 馬克思承認,資本主義是歷史上最具生產力的社會結構。但他認為資本主義最大的缺陷在於資本家為了更大化的生產力與利潤,勢必投資更多的金錢與資源於科技的研發,而勞工的利益也將因為科技的進步而貶低。
okay, 先暫時提出這兩點就好了。簡單的說,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是資本家榨取勞動者價值的一種結構」。

這其實沒有什麼錯,對照台灣現在的工程師無限工時責任制、醫療崩壞(但是醫界大老依然譴責基層醫療人員)、勞資雙方的嚴重不對等,其實很容易就會贊同了馬克思的觀察。所以也有可能會對馬克思提出的政治與經濟方面的對策心服而進而加以實施,當然,我們今天也知道了共產制度的侷限,所以變成施行共產主義應該是不可能的。

其實這也就是為什麼共產制度都會提前出現在相對資本主義不發達的國家的原因。相較於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社會,從傳統專制社會轉移到資本主義開放社會的時間點,更容易發生資本分配不均、裙帶資本主義這些問題。

裙帶資本主義是什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從政治階級到資本家,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某種關係,例如:兄弟姊妹、親戚、師徒、同學、好友等等的關係,然後整個國家的政商關係都被這群人壟斷。

因此,這時候的社會階級非常動盪,同時這些資本主義的得利者又因為不夠節制,因此就很容易再度發生革命或階級的移轉。例如俄羅斯在二月革命以後,不久又發生了十月革命。而中國在國父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後,先是發生了袁世凱稱帝、軍閥割據,最後好不容易北伐再度統一後,卻因為孔宋家族的裙帶資本主義(也有一說是被污名化)而最後發展成國共內戰。

而台灣現在則是面臨了國際嬰兒潮世代的結束,類似於中國現在面臨的80後、90後的社會問題,也類似於日本失落的十年。其實現在國際都面臨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勞動力減少與老年化、社會資源與財富的分佈不均、經濟無法繼續高速成長等等等等的問題。

也因此,如果台灣的資本家跟政治人物無能力改變現在的社會現狀,而只是一昧歸咎於年輕人、甚至污名化年輕一輩,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怎麼說?最近有許多專制獨裁國家原本的政權垮台,不要以為這不會發生在民主國家。

尤其台灣兩個主要政黨都有各自的裙帶關係,當國家的年輕一輩進入集體絕望的狀態的時候,很容易會有兩種情況發生,一種是社會集體勞動力的衰弱,也就是還有能力的人外移去還有發展性的國家,留下來的人因為絕望所以無意投入社會勞動而產生的經濟衰退。另一種則是當軍警都同樣絕望的時候,爆發革命。前者可能類似日本,後者最近比較接近的是埃及(埃及雖然都在緊急狀態,但是還是有進行總統選舉的)。

其實年輕人的絕望跟政治體制沒有什麼關係,不過越是接近獨裁的政治體制越容易讓年輕人絕望,因為政治階級鐵定無法流動;階級能夠流動的話,年輕人就至少有改變現狀的機會就會比較有希望。如果經濟還在高度成長,那年輕人或許還會將精力用在賺取金錢方面造成經濟階級流動,若是沒有,在政經階級都無法流動的情況下,年輕人被迫安於低政治地位、低經濟地位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其他抒發的管道,那就有可能以暴力形式回饋於社會。

在台灣的話,因為六年級、七年級、八年級的我們這些人教育程度都高,而且大多數人都在相對自由思潮的環境下長大,所以倒比較少以暴力的形式反饋於社會,比較接近的變形是變成沉迷於網路的匿名言論暴力等等,這些情緒發洩的管道目前也很有效地紓解了許多社會集體的絕望與憤怒情緒。

目前這些集體宣洩還是有集體反思的成份在內,也因此目前許多網路的亂象都未發展成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然而現在現實的問題依然存在,而且越來越嚴重,會不會發展成實際的社會問題?我不知道。

回到「資本家壓榨勞動價值」這件事,其實按照新自由主義的說法,高度發達的經濟體之下,資本家給予勞動者的薪水,其實大多數是高估的。這樣對不對呢?其實很可能是對的。

當然這不是給予資本家給低薪的藉口啦,而是其實勞動者對於工資的感覺是一個相對的感覺,今天只要自己想買的各種東西都能買得到,那這樣的工資就是足夠的;如果今天連日常生活都過得很艱困,那這樣的工資就是不夠。而勞動者拿到滿意的工資,就是一個資本家與勞動者在工資議題上的平衡,這樣的平衡其實很容易是對勞動者有利的。當然,資本家還是有其他的平衡方式,例如移動到其他工資比較低的國家,不過這下一篇再來討論。

也因此,台灣現在的問題在於高物價,其中又以房價為最大問題。但是其實離開雙北市,房價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例如我居住的楊梅地區,一個月存個一萬多一點,一年就大概可以付清個兩坪的房子的款項,貸款二十年大概就可以住四十坪到五十坪的房子。

問題在什麼?問題在這些低房價的地方沒有合適的工作機會,而雙北雖然具有各種工作機會,但是房價實在太高,一年不吃不喝都不見得買得起一坪的房子,如果每年都還有薪資的上調就算了,偏偏又因為大環境的問題經常沒有辦法。

因此,要減輕民怨,就只好壓低物價,可是壓低物價又間接使得農業與一般民生需品業無法獲利,而且靠補貼這些產業也是有極限。當政府稅收不足,就無法補貼。而台灣的政府稅收主要來自受薪階級,這些人也長期受困於所處產業競爭力不足也得靠政府補貼而薪水沒有調整。於是,稅收無法收足、產業無法補貼沒有競爭力、然後民生必需品又需要補貼才能維持低物價,這一整個就是惡性的循環。

至於為什麼台灣的產業會沒有競爭力?這又跟資本主義的另一項本質有關了。留著下一篇講吧。

← 1008 價格低=被低估=投資價值高? 1012 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二)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