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6 years ago

最近因為讀了不少書,順利補上了一些自己思維方式的破片,因此想寫下這一篇文章。當然也是趁自己記憶還鮮明的時候,把這些心得記下來。

我們常聽到很多用來作為投資或投機的機械性、技術性系統,像是某些指標的乖離、量能的看法、價位突破、財報分析等等。這些系統常常會有些人可以運用得很成功,但是卻不是每個人都能運用的好。為什麼?以前我都簡單解釋為每個人的風險承受度、資金控管、心理素質的問題,但是現在我卻覺得這樣不是能夠完全解釋這些系統的適用與不適用。

在我重讀了一些指標性投資投機大師的著作與生平事蹟後,我開始發現,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投資理念,或者說是投資哲學在貫穿他們的投資決策。

因此,我將我認知的投資系統拆解成四個部份,最底層是投資哲學,上一層是心理素質,第三層是財務埪管,最上層才是實務操作的層面。

因為是隨便畫的,所以比例沒有很精確,不過大概可以猜出,我的想法中,下面兩層佔一個投資系統大概是 75% 左右的比重。然而,一般投資人,其實只要做到上面兩層有足夠的研究,加上一點點心理層面的鍛鍊,就已經可以在市場存活甚至成為大師級的人物了。

而有趣的是,一般投資人認知的投資系統,其實往往只有實務操作那一塊的技術分析類別。無論是什麼技術指標系統、價位突破系統、均線乖離系統等等,都是僅取用價格或成交量等可以量化的這一塊而已。雖然我的投資資歷也不過八九年罷了,我其實可以指出大部分這些技術指標系統存在的風險所在。

因為不管哪一種技術指標,都存在他用來作為前提的假設,不同指標的假設前提其實很多是一致的,諸如常態分佈假設趨勢假設、重複歷史行為假設。也因此,這些人都在幾次崩盤(Nassim Nicholas Taleb 稱之為黑天鵝效應)損失慘重。因為這幾次崩盤就是在假設價格為常態分佈的情況下,結果發生了超過數個標準差的跌幅,原本預期發生機率很低,幾乎可以忽略的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

然而基本分析就不是實務操作了嗎?其實也是啊,他分析的也是來自歷史資料,諸如公司財報、產業報告、總體經濟觀察,也因此,基本分析也是存在風險的,畢竟過去績效不等於實際績效,同時基本面的相關資訊太多了,其實一個人是很難真的掌握住全部,光是產業前景分析就實在不可能有人收集到足夠的資料分析的夠全面了。

但基本分析跟技術分析在尋找無效率市場這一塊其實是一致的,都是期望找到市場的無效率之處,然後在其轉回效率市場前,盡可能布局然後在效率市場時獲利。既然是期望,那一定有搞錯的風險。

也因為兩者都有風險,於是第三層的財務控管就非常重要。其實我是故意寫財務控管的,實際上這一塊應該要稱之為風險控管。這包含了風險怎麼估算、財務比例的控制、布局計畫、停利停損計畫、系統性風險的規避等等。

其實很多投資系統,都沒有什麼優劣之分。通常的問題在於使用這些系統的人的心理素質到底如何,所以就算是同樣的系統有些人就是可以運用的很好賺了大錢,有些人就是沒有辦法成功從這些系統獲利。

可喜的是,各種不同的心理素質都可以找到合適於自己的心理素質的系統;而且心理素質可以鍛鍊,使用一個系統久了,會漸漸被鍛鍊成適合那個系統的運作(前提是沒有被市場淘汰),最終各種平民股神就這樣出現。

但是這些平民股神的雖然有了一套投資系統,他們卻往往也描述不太出來自己一些為何會違反系統但是卻成功規避風險的操作,也經常只能事後找原因,或是就籠統地歸因為市場經驗鍛鍊出的第六感。也因此,追隨這些平民股神系統的人,往往無法達到跟這些平民股神一樣的績效,甚至後期這些平民股神也因為預想不到的黑天鵝事件而從股神跌回股民後,會有很多人開始嘻笑怒罵。

然而,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因為如果沒有把握住自己的系統的優缺點,適用與不適用的情況,甚至,在取得相當程度的財富後遭遇損失,反而容易失去平常心,然後好不容易鍛鍊到一定程度的心理素質就這樣崩掉了,斤斤計較於眼前的損失,然後忘了自己長期鍛鍊下來的事情。一般修佛的人稱之為魔障,查理.蒙格稱之為被剝奪超級反應傾向

這其實是正常人經常會具有的人性,然而,怎麼樣避免人性影響自己其實一直都是心理素質的修煉的困難之處。通常失去平常心的人,就是沒有真正發展出一套哲學性思維、或說投資哲學,能夠不斷審慎回顧自己。

說到投資哲學,最為難懂的就是索羅斯的不確定性原理、反射性理論、還有開放社會思想的三位一體哲學。其實沒有那麼複雜啦,直接看他尊之為師的Sir Karl Popper 的相關哲學概要就可以大概通透索羅斯到底想表達什麼了(這表示索羅斯的文筆、跟哲學方面的表達能力實在不太好)。其實我目前的感想也就是 - 所有東西都是徹底可錯的 - 這個理念貫穿索羅斯的投資哲學;因此,索羅斯說他很常認錯,因為他知道自己會錯;他常領先反著市場做,因為市場可能會錯;他沒有一個可以用來分析的系統,因為系統性的分析可能會錯;他也參看研究各種分析、基本面、消息,因為這些東西可能有對有錯。

但是我這個三角形所講的,並不是這種硬要搞一個學說出來的哲學學說,而是充分理解自己的判斷的優點、缺點、極現在哪,這樣面對自己不懂也不熟的東西的時候,就會爽快的說自己不知道,既然自己不知道,那就不會不懂裝懂,既然不會不懂裝懂,就會充分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思維都有極限,被人性牽著鼻子走的機會就會小很多。

當然啦,其實這種投資哲學發展到後來,都不會是太簡單可以三言兩語就解釋清楚,不過大多數都可以整理成幾句話,然後再往下發展。像是剛剛提到的,索羅斯的徹底可錯性哲學,還有查理.蒙格的四大心法,巴菲特的1. 永遠不要賠錢 2. 不要忘了前一條 、彼得林區的平實投資哲學、吉姆.羅傑斯的腳踏實地哲學等等。

其實這些大師們的哲學都有一定的共通性,

  1. 從來不會忽視基本面分析,像是總體經濟、產業前景、公司財報或是商品供需
  2. 從來不會超出自己的能力圈,自己擅長什麼,就操作投資什麼
  3. 都相信自己是可能出錯的、甚至經常犯錯的、並且不會否認自己的錯
  4. 除非瞭解自己在幹甚麼,不然寧可什麼都不做
其他的雖然細部思維有所不同,但是大的原則大概就是這幾條相同的。其實在場中交易這麼久了,也因緣際會成為了部分的專職投資/投機者,慢慢地也知道,要專職然後在市場中存活,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除了持續鍛鍊修煉自己的心理素質外,漸漸地也能夠理解為什麼這幾位當代有名的投資大師會有這些原則。

也因此,我回頭修正了自己的整體投資系統,雖然是在幾次的損失慘重後才真正能夠納入內化進自己的交易決策中,我不再單純按照技術系統的訊號而操作,因為我知道那不是唯一的決定標準。我現在會考慮時間、空間、基本面、價值有沒有低估、趨勢(也就是其他人怎麼想的)、大資金(或說聰明錢)可能怎麼想、要進場投入多少資金、發生停利的可能條件(停利條件通常不是賺了多少,而是持有的理由是不是改變了)、產生多少損失要停損(這個就是損失了多少就停損,因為這表示這個部位在現時可能不是對的),然後我才發現我自己之前其實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何買、為何賣,也因此會有數次的損失慘重、甚至歸零。

然而,我依然在修煉的道路上,我並不知道我這樣到底是不是已經有了進步。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1021 負債消費與理財 1101 [推薦投資好書] 財務自由的講堂、財務自由的世界 by 黃國華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