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6 years ago

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多重要的角色,但是說來也虛度了三十多年光陰,也稍微見過一些世面。有些話想說,卻一直覺得自己沒有立場說什麼,但是現在不說,以後大概也不見得會想再說。因為我現在還在賭場中,如果想說,那就要我還能夠走著出去。偏偏到時候搞不好會是躺著出去的。

其實我一路看過來,包含自己的重重摔一跤。雖然我已經成功翻了身,也真正掌握了自己的財務自由,但是我還是要說,「無法忍耐空手等待的時間,是一個人的最大敵人」。

就以我自己為例來說,我雖然去年就看壞台灣整體股票市場,於是我就把自己的持股出清。結果我耐不住空手,於是開始先是小額玩期貨,結果後來就整個人跑進了投機的領域。先是台指期貨,然後大台賠得太多,於是開始玩小台,然後小台實在輸贏太小,於是又跑來玩選擇權... 先玩價內、再玩價外...

其實如果一個人的投機路是這樣走的,然後還跟人吹噓自己大賺,其實我可以說句老實話:「只是一直賠錢賠到只玩得起價外選擇權... 。」不過,如果你遇到這樣講的人,請盡量維護他所賸不多的尊嚴。

雖然我靠著還有點資金,以及中間幾次有賺有賠一直在市場存活著,但是直到我掌握了符合自己的投機方法前,我幾乎把自己可以用來投機的錢燒光了。然後自己做的小生意又現金流不穩定,資金缺口也越來越大,只能說幾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後來就是之前分享過的,我估算好做生意可能還有多少資金缺口,硬是去借錢週轉,好讓自己能夠保持平常心,最後就是一場大翻身。

我自己這樣大翻身雖然是靠不斷試誤以及靠著燒錢學來的經驗值掌握了投機的一些技巧而得以翻身。其實這跟我賭博技巧不錯、運氣不錯、以及最後肯面對自己各項錯誤終究可以從中學習到東西非常有關係。但是如果一開始耐得住空手,靠著自己的投資經驗,說真的,要在今年年初到年中靠著操作股票賺到一定程度的錢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雖然做的小生意從五月到九月五個月業績掛零這件事應該是無法解決,但是靠著之前的那些資金要撐過這段時間顯然不是難事。

終究是因為耐不住空手、無法耐心等待機會的到來,總是想多做一點事情,雖說是誤打誤撞脫離舒適圈反而多了一些獲利的能力,但是回過頭來,要我再走一次這樣的路?我不願意。

因為太可怕了,中間的絕望、無助、迷茫、甚至求神問卜是不是招惹到不乾淨的東西所以才這麼衰、沒有自信反而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最後整個人的信心、思考的系統崩潰這條路我絕對不願意再來一次。我這次好運撐過了,下次呢?搞不好下次就沒這麼好運,還有人願意不計任何代價點醒我、提醒我、幫助我。

而把這段時間的經歷反觀自己,發現有太多東西其實當初根本不需要那麼汲汲營營想獲得。有些虛名根本不必求、有些小利根本不必經營、有些人根本不必往來、有些路根本不必要走這麼一遭。

雖然說沒走過那麼一遭,也不會知道根本不需要走這麼一次。

我相信這不是我自己僅有的經驗,我總是會這樣,終於等到一些夢寐以求的機會,卻因為自己諸多雜事纏身、時間被佔用、金錢被卡住、精神已經很疲勞了,結果最後根本抓不住。因為中間我耐不住空手等待,所以又去找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跟非我不可的事情去作,美其名是增加自己的經驗,說老實話就是忙茫然不知所措,只好先姑且找件事忙著。

結果總是很不湊巧的,做著做著,雖是沒有興趣(後來發現也沒有必要),總是佔著自己這點資源,等到自己想要的機會來的時候,卻又分不開身抽不出資源,然後要結束手上這雞肋卻又心有不甘,等到終於下定決心的時候,機會已經遠去或已經沒那麼好了。

這就是一般人的循環。

但是回到假設的前提,『你怎麼知道這個機會就是你夢寐以求的機會?』、『你怎麼知道你等待的這個機會值得空手、或是不斷朝這目標培養能力去等待?』

是的,這才是真正難以解決的問題。

我們台灣人哪,大多數其實直到機會到了面前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這個時候,保守地抓著手邊這個不太冒險的事情,好像才是比較合理的考慮不是?

尤其我們大多數人,從小被騙到大:考上高中就可以好好玩了、考上大學就可以好好玩了、考上研究所就可以好好玩了、考上研究所出了社會就可以輕鬆賺大錢了等等。

當然我們都知道現在根本不是這樣一回事,甚至去認真學個一技之長(而且通常不需要大學以上的學力)都搞不好還比現在手邊這個不上不下的工作好很多。我們具有非常高的學力跟知識,但是卻總是做著其實用不到這些知識力的工作、領著這些工作相對應的微薄薪水。

這樣一路順著長輩跟社會的安排,中間沒有嘗試去多嘗試些什麼,也未曾質疑過長輩的安排到底有沒有道理,反正就算有疑問,長輩也不在身邊或是根本不會回答只會要我們接受他們的強制。所以大學研究所畢業了,我們對於自身的未來卻是一片茫然。如果經濟還在起飛或許還好,隨便做件雖不滿意的事情至少餓不死,還有時間充實自己的能力去想辦法將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機會得時候能有辦法抓住。

然而現在看到的新鮮人起薪,說真格的,不靠爸靠媽住家裡還真的頗有生存困難。如果做的事情又不滿意,然後工時又長薪資又低;生命充滿怨氣又有實質生存難度,老實說我還真的頗擔心發生革命。雖說以現在白領階級的殘弱貧病應該是不至於啦。而且因為生活是這樣,要慢慢找時間找到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機會、生活、目標幾乎是不可能的。

總不可能每個人都跟我一樣運氣好負氣離開原來的道路走上的未知的道路剛好符合自己的個性跟興趣、而自己一路走來培養的能力也剛好派得上用場吧?

更何況逞一時之快往往帶來的是後悔,因為其實自己沒想清楚,走上後發現不適合又拉不下臉走回原本的道路...

回到最一開始的正題。我這些讓我痛徹心扉並且不願意再來一次的經歷,其實只讓我具備了一件事情。這件事就是「空手等待的勇氣」。

我知道我的目標、我知道我的興趣、我知道我的能力所在,我就只是默默培養自己的相關能力,並且讓自己一直保持在良好的狀態。機會一遇到,我立刻可以用力抓緊這個機會去發揮自己的所長、獲取最大的利益。狀況不好的時候,或是看錯機會的時候,我也會立刻放棄然後等待下一次機會的來臨。

其實就這麼簡單,可是越簡單的事情做起來反而越需要勇氣:因為我們都寧願相信事情沒這麼簡單。

而其實事情也的確沒這麼簡單,只是最後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簡單的事情罷了。當一件事情從簡化繁又再度化為簡的時候,一個人所需具備的,僅只有兩件,一件是空手等待的勇氣,另一件是重複去作這件簡單事情的勇氣。

← 1107 只是還沒遇到致命的那件事 - 讀《隨機漫步的傻瓜》 1118 大衛真能打倒歌利亞?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