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6 years ago

我不確定我能不能把九月底我跟長輩的談話正確再度重現,不過我就大概盡可能把長輩對於現在的整體經濟情勢的看法作一個比較周詳的記錄。

以中國歷史來看,每當一個王朝成立以後,經濟的成長率大體都是呈現一開始爆發性的成長,因為長期的戰亂把人口都消滅了,所以人跟耕地的關係沒有那麼緊張(馬爾薩斯的人口論),但是當人口呈現爆發性的成長,農地無法提供所有的工作機會的時候,但是此時農地的產量還可以支撐人口數,多出來的人口就會跑到商業去,現在則是多了工業,此時經濟就大爆發,這也是我們這一代戰後嬰兒潮世代搭上的便車。

然而,這種經濟的榮景大概就是繁榮個幾十年,也就是中國的朝代大概盛世就是第二第三代皇帝之後,就開始進入緩步成長、緩步衰退,這也是你這一輩現在面臨的問題,你們沒有我這一代這麼好的機會。所以我當初建議你不要創業,因為我創業的時候,我知道那樣的生活真的很痛苦,但是我還有把事業作大的希望;但是你們現在已經進入緩步成長甚至可能衰退的時候了,而且更不巧的是,你們會開始注意到我們當初這代這樣拼命把事業搞起來的各種後遺症,你們會被迫處理這些問題,包含了債務貨幣引起的通貨膨脹、我們為了發展把各種資源的浪費濫用與污染等等。而且一個朝代其實大多數就是兩百年左右,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到現在也六七十年了,這個美國為霸主的朝代也大概過了一半。但是你唯一的機會就是,你面臨的還只是經濟成長趨緩而非衰退,雖然在你有生之年應該會看到開始衰退。 剛好今天在「明騎西行記:滿清是怎麼滅亡的?」看到引用歷史學大師黃仁宇歸納:

按照歷史學大師黃仁宇的歸納,每個王朝前期的「盛世」,就是因為朝代創立期的戰亂屠殺,以及戰亂導致的流離失所、疾病的因素,「殺很大」,造成人口大量減少,於是在朝代建立之後,有了一段因為人口相對於土地較少,所以人人有田種的時期(相對的,歐洲黑死病完也是人人過很爽),這就是「盛世」。

很不幸的是古中國人繁殖很快,尤其是在「盛世」中人人過的很好的時期,每個人都生很多小孩,而且都養得活,所以不用幾代,就會繁殖到把可耕地塞滿,因而開始開墾邊緣農地,造成環境破壞,水土保持崩潰,於是產生水災、旱災,旱災又會誕生蝗災,而人吃不飽免疫力就會下降,於是產生瘟疫,而吃不飽、沒地、沒工作的人為了生存,就會落草為寇,或起來造反,於是王朝陷入各種天災人禍,最後政府崩潰、天下大亂,再度「殺很大」,如此循環不息。 剛好兩個說法互相輝映。這也是為什麼這位長輩會對我說,「我們這一輩寫的有關創業成功的那些理由、書籍你都不要太相信,因為其實我們很多人根本只是剛好搭上這大戰後百廢待舉,只要肯做事就有成功的機會的時機,但是你們沒有這樣的條件。」

前陣子,剛好台灣因為世代之間互相不瞭解,一直互相攻擊。老一輩的攻擊現在的年輕人好高騖遠、年輕一輩的攻擊老一輩的早跟不上時代卻站著資源不拉屎,然後還一直拼命壓縮年輕一輩的薪資跟強迫無薪加班。

為什麼會這樣?簡單來講,只是個產業轉型失敗的問題。台灣之前搭上數位革命的順風車,但現在卻沒有轉型到資訊革命的相關產業。因為在上位者,已經習慣當初數位革命的那個甜頭,然後靠著裙帶資本主義的關係,把幾乎社會、政府所有的資源全部投注在數位革命相關產業。結果產生了相關產業人力資源供過於求,而供過於求就會產生人力資源劣質化的風險——優秀的人力資源會被具有財力跟能夠提供優良福利的跨國公司挖走,而台灣轉型需要的人才就有可能因此不足。而因為培養出太多人力資源卻因為沒有足夠相對應的產業位置,使得高學歷、低成就工作成為普遍的情況。

而高學歷本來要去相對應能力跟薪資的職位,結果因為沒有相對應的工作而低就,使得高學歷對應到了低薪。進而產生學歷貶值,台灣很多公司開出來的職缺其實跟本不需要大專以上學歷,結果因為大專以上學歷的人太多,使得這些公司因為太多大專以上學歷的人應徵,於是就把大專以上學歷當作基本條件。

然後在上位的人就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資訊革命就是這樣一回事,然後就算真的需要高學歷、高度專業能力的工作也跟著壓低薪資,久了,就更沒辦法招到優秀人才,因為只出得起香蕉,當然只請得到猴子。接著老闆因為沒有被優秀人才震撼教育過,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落伍,一直推行落伍、無效率的公司產品、服務,接著因為沒有差異性只好削價競爭,再接著公司營收下降,再接著更沒辦法提供好的薪水吸引優秀人才留在台灣的公司。

而真的具有能力的人才,看到薪資又低、又沒有舞台,除非有生活壓力又離不開台灣,不然,誰想進台灣的公司?然後台灣變成現在這樣,熟悉資訊革命產業相關機會的人,幾乎都沒留在台灣的公司,就算留在台灣,也多屬於沒權、沒資源的狀況下,要有作為也困難。

這大約就是台灣現在的寫照。

而其實要留下優秀人才,除了優渥的薪資跟福利外,其實還要給他們發揮的空間跟舞台。但是以台灣老闆習於插手自己不懂的事情來看,願意授權給下面的這些優秀人才的人太少。當然公司一大,官僚文化就上身,官僚文化的特徵就是爭功諉過,或不求創新但求無過。

無過,就很難有什麼創新。因為幾乎創新都是試誤來的。

我因為之前工作的關係,接觸過些所謂的七八年級生,他們的語文能力、眼界、思考的靈活度,早非我這個僅在職場混口飯吃、思考已然僵化的三十多歲工程師所能及。親身接觸到這些優秀的人物,我常常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講說,「等我將來終於站上上面那些人的位置之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自請退休,把舞台讓出來給下面這些能力高強的人才好好發揮。」

因為從現在上面那些所謂電子業的老闆、經理人的年紀來看,等我能站上那些位置大概我也七十多歲了。就算真能活那麼久,也早就喪失了學習的能力跟冒險的勇氣。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賢。

子曰:「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講的就是年紀大了,早就失去熱血跟勇氣,吸收學習的能力也減弱很多,這個時候就戒除貪圖權力、錢財,一來年老體衰自己已無法承受得住,二來自己卡住這些位置跟資源,也阻礙社會進步。

既然知道現在已經不可能跟之前的台灣一樣,有什麼爆發性的機會跟成長。那還算年輕、有些資產、有些能力的人,就自然往兩個方向去了,其一就是去出得起比較好的薪資的外商公司工作,或者就是在累積了一些資產跟經驗後,自行獨立工作,或創業或接案子,或者,就僅僅是獨立。雖然已經沒有辦法如當初戰後嬰兒潮世代一樣到處都是機會,但是要維持一定的生計還不算太難。但是相對的,就是整體社會因為資本集中在無效率的地方,所以這些獨立的小資本雖然可以過活,卻不見得有辦法有辦法提出新的技術跟遠景,只能不斷撿拾國外的新技術跟設計糊口。

怎麼樣在糊口的同時,讓自己的能力不會被迫在無效率之處被消耗殆盡,同時為台灣做點事,這是我們這一個世代的課題。

← 1121 因為跌下山谷吃了千年靈芝,所以輕功飛得出山谷 1127 錯誤的部位與正確的部位 - 幽靈的禮物守則一與守則二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