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近日家事多忙,所以疏於更新。加上我自己因為暴起暴落又暴起暴落,所以這段時間除了調整情緒外,還順便調整了自己常用的幾個投機的系統的參數,結果看起來似乎調整的不錯。基本上一個人有自信的話,其實是不怕暴落的,不過因為暴落其實跟我自己的一些個性有關,所以其實問題還是在個性的修煉。

Anyway, 這篇其實是《有關投資與人生最重要的事》的讀書心得之一。是的,之一。這一本薄薄的書,我其實沒想過我的心得可以幾乎一個主題一個。難怪  Warren Buffett 會這麼推崇 Howard Marks

投資,或者投機(之後為了方便,將僅只使用『投資』這兩字代換),到底是甚麼? Howard Marks 在這本書中給了一個定義:處理未來。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那個可以百分百正確預言未來的水晶球,所以其實這一句話又可以換成:「瞭解風險、認清風險、控制風險」這三件事。

但是其實這三件事根本都不能做到百分百的肯定,尤其是瞭解風險這件事。你以為你已經非常瞭解目前的部位承受的風險的時候,往往最後的結果是有自己低估或是沒估計到的風險確實發生,然後自己就因此部位一文不值。

舉個例,在現在的台灣的保險跟金融話術,像是投資型保單、高收益債基金、美金保單等等,其實都潛藏著一些陋習。以投資型保單為例,往往業務員都會把保單的前景弄得無限美好,每年 8% 多美妙啊!但是你有確定過這些保單連結的標的哪個年化報酬率有到 8% ?特別是現在沒多少市場跟那幾年的中國跟拉美市場基金一樣有爆發性成長。還要加計行政費用、佣金...

高收益債則更妙了,為什麼這些債會被稱為高收益債?因為他們被倒債的風險高啊,所以才俗稱 Junk Bond ,就是垃圾債。但是話術一包裝,面前的高額報酬率一晃,誰管那鬼風險,更何況銀行理專絕對不會告訴你有多少機會被倒債。因為雷曼事件,所以現在台灣眾人大多知道了高收益債的風險所在,等到過幾年雷曼事件被淡忘,我幾乎可以保證高收益債會換個名字,然後再演一次環球金融風暴。

而其實人性就是這樣,容易被高報酬率吸引。然而報酬率只有說明了一半的事情,另一半則是,「你承受了多少風險?」

基本上現在的金融商品的設計規劃,不會平白把一個商品設定高報酬率。會被規劃高報酬率的商品,通常不是伴隨高風險高槓桿,就是其實設計商品的人也根本不知道商品裡面包了甚麼。有些商品很幸運,一開始就遇到風險事件所以很快風險模型可以驗證;但是雷曼事件就是運氣不好都沒遇到,所以這個市場越來越大,然後遇到風險事件之後,就產生了嚴重的危機。

再舉個例,現在台灣的退休基金都面臨破產這是目前眾人所知的事實。然而這些基金為什麼會瀕臨破產的風險?簡單來說,這些基金規劃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兩個風險:其之一是人口負成長的風險;其之二則是,銀行利率的大幅降低,就算 2000 年台銀活存都還有 2% ,現在沒幾間銀行超過 0.5%

當初規劃的時候,集合了眾多學者專家精算,提出各種模型,結果依然有沒考慮到的部份。其實這不是人類想像力不足,而是在十幾二十年前,你跟人說台灣人口會老化、會負成長、會有國際熱錢壓低利率其實是沒人會相信的,就算真的有人考慮進去並且規劃相關模型,最後依然會被棄置。

就跟環球金融風暴前,其實有關金融危機的言論,都被當成危言聳聽一樣。而少數真的相信的人,卻必須要忍受被軋到嚴重虧損的風險。有機會可以讀一下《大賣空》這本書,這些人最後雖然贏得了賭注,但是中間他們承擔的虧損卻可能已經超過一般人能夠承受的風險程度。

為什麼他們承受的了這些風險?其中一個理由是他們非常清楚的知道,他們的投資就是在靠風險事件搏回本。當然中間他們有沮喪、懷疑、甚至其中有人還因此情緒非常不穩定。我自己的幾次大賠大落都是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發生的。然而我本身本來就有情緒管理問題,所以我一直盡可能讓自己的生活單純、情緒能夠穩定。然而人總是會有意外事件的發生,所以我越想要讓自己情緒穩定,卻往往會落入一種固執。雖然我知道這部位的風險程度已經超過我能承受的了,也已經知道我承受的虧損已經超過我能承受的規模,但是我還是情緒上固執這個部位。而因為賠錢,所以會更固執這個部位。

(續:1220誰管這鬼風險啊!

 

 

← 1213 QE4 or whatever 1220 誰管這鬼風險啊!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