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續1219 投資投機到底是甚麼?)

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不管世界末日多不可能,其實這就是風險。怎麼說?雖然我們都知道 2012/12/21 就是世界末日或是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太可能,但是萬一發生了該怎麼辦?

是的,這就是風險。當一個投資者在面對風險的時候,其實最大的疑惑就是,我有沒有辦法量化這個風險進而去控制風險?Howard Marks 直接說,『不可能』。其實用混沌理論可以輕易解釋為什麼不能,就用薛丁格的貓當例子吧!在打開箱子之前,我們不知道箱子裡面有沒有貓;打開箱子後,就只有一種結果。也就是說,事前我們只能用主觀去評估一件事發生的機率,事後我們只能確認一件事是否發生(0% 或 100%)。

換句話說,事前量化風險跟事後量化風險都是非常困難的。

假設我今天做了一百萬的部位,結果後來我的確如我預想贏得了一百萬的報酬,你可以根據這個事實,量化我在這個過程中承受了多少風險嗎?決定論者會說我沒有冒任何風險喔。

而我並不會知道,我事前的量化的風險,到底是我太高估了這些風險,還是我真的超好運避開了所有的糟糕情況。而這個事實,會讓我下一次建立部位的時候,開始忽視一些風險的構成,甚至到最後會覺得自己天縱英明、沒有冒任何風險。然後這才是真正的風險。

我上一篇有提到,我自己的情緒管理是有點問題的,所以我有的時候孤注一擲去賭,結果賭對了,獲得了極好的成果後,最後卻守不住。因為之後如果我沒有立刻恢復冷靜,而是如同我十一月底十二月初之時,情緒陷入憂鬱或是其他的比較樂觀的情緒,我會再度孤注一擲。然後只要這次沒有賭對,就慘了。所以才需要作風險控制。

或者,財務控制。

如果我沒有進行財務控制,今天我大概也無法再起。而老實說,我暴起暴落也不是第一次;前前後後大概也有四五次了。重點是,每次我跌落谷底都還有機會再起,除了我已經具有從谷底翻起的本事外,另外就是每次我都有辦法保留住最後殘喘的那一口元氣。不然就算有屠龍的本事,沒有龍的存在或已經沒有最後一口氣了,不就沒有甚麼用了嗎?

而我十一月底的那一波慘賠,除了因為天氣的關係讓自己陷入陰鬱且急躁的情緒狀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十月合約跟十一月合約績效太好了,所以我十二月合約給了自己一個目標。不多啦,一百萬淨利而已,以當時我持有的可動用資金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結果這反而最後成為我很晚才認賠的原因,因為想弭平這個虧損的部位,即使我一開始就發現我沒睡醒下錯單卻因為想等修正損失比較少的時候再平倉,等到我終於認賠的時候,損失還是遠比一開始就認錯做錯方向來得多很多。

Howard Marks 在第十個主題「力抗負面的影響」提出了五個負面的影響:貪婪、恐懼失去、與人比較、從眾、夢想得到穩賺的東西。這些東西其實每個人都有,甚至很多就是市場的推動力。但是如何控制這些因素,讓自己能夠處在情緒清明穩定的情況?我只是先犯了夢想得到穩賺的東西(訂定獲利目標),然後跟人比較(即使我只是跟過去自己的績效比較),接下來恐懼失去、貪婪、從眾(因為失去自信)就跟著發揮強大的影響力:把我往擴大虧損的方向推去。

而不從眾,肯冒風險反著作一直都是我前陣子績效優異的主要原因。那個時候我可以輕易看出散戶跟大資金思考的不同,結果在失常之時,我甚麼都看不出來,腦中只有自己虧損的部位的數字想要弭平虧損。但是這個時候,其實我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判斷走勢的能力,任何的動作都只是賭博而已。

(續:1226 技術分析的用處

 

← 1219 投資投機到底是甚麼? 1222 Plan B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