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續1227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預測未來的人分為兩類:不知道未來的人──以及不知道他們不知道的人。

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 這個世界上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其實非常害怕那些嘴巴說「我知道」的人。我不知道他們到底知不知道,其實也沒有人知道他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而我以前無知的時候,我其實非常喜歡預測未來跟喜歡鐵口直斷,包含在投資行為上。

而現在我越來越多經驗以後,我其實都知道有些看起來很神準的預測其實都是碰巧猜對而已。我只是去猜了一個我覺得可能性比較高的走勢而已。這也影響了我一些對於人生、跟很多事件的想法,我的想法後來都變成了「不可知論」、「不確定世界觀」、「完全可錯性」之類的哲學。

但是就如同我疲憊的時候會浮躁躁進亂賭,我也經常會發生過太順遂或是太不順遂,最後因為假設自己知道之後的情況比較方便,所以就假設了自己知道,最後就冒了過度的風險。其實這也是人性,當我連續猜中數次走勢的情況下,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自己不能猜中下一次呢?然後就往往這個「下一次」就猜錯,往往是在自己賭大的一把的時候那時候猜錯。

所以我最大的問題點其實在於,我在過太爽的時候常常會忘記「我不知道」這樣一回事。不過被台灣十數年教育養成的這個思考方式一時之間很難完全卻除。

呃?怎麼牽扯到台灣的教育了?

台灣的國民教育,我出社會後,發現對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傷害最大的,其實就是有「標準答案」這樣一回事。因為有標準答案,所以學生不被允許說「我不知道」,1+1 為什麼等於二,宇宙的起源為什麼是大霹靂這類其實根本沒有人知道,只是提出了假設進而被多數人認為是公設、是常識的東西,最後就變成了標準答案。然後考試要寫標準答案才能給分。

所以如果考卷出了一題像是「台灣在石油危機後經濟起飛的原因是?」之類的題目,如果答案不是寫「因為經國先生果斷進行了十大建設,所以台灣經濟起飛」會拿不到分數,因為這是大多數人公認的標準答案。不過到底是不是?越理解當時國際經濟的,很有可能會說其實沒有因果關係或是「我不知道」。但是這樣你會拿不到分數,然後被老師叫去訓話,戒嚴時期可能嚴重一點的還可能變成匪諜然後被槍斃。可是其實真的沒有人知道這中間到底有沒有因果關係啊。

就如同台股今年成交量低迷,許多人都堅信跟證所稅要開徵有絕對關係。但是其實國際主要股市都面臨了成交量低迷的事情,總不可能台灣開徵證所稅同時打擊了香港、日本、美國股市吧?與其說是證所稅,不如說是國際經濟情勢的不穩定造成這樣的結果感覺比較合理一點。況且證所稅基本上目前立法院通過的刪刪改改的版本對一般不具有十億以上資金規模的投資人來說,根本很難碰到會被課稅的情況,因此如果不是一般投資人自己嚇自己,就是台股的成交量低迷跟證所稅開徵可能沒有那麼堅實的因果關係。

當然因為證所稅這件事,其實我從中學到了太多東西。包含了怎麼判斷群眾的心理層面。而真的讓人覺得可嘆的是,當我蒐集資料分析到我可以判斷大多數人應該是怎麼想的時候,往往反著作都會獲利不斐。不過這中間就需要很平常心跟很堅定的信念,不然我常常分析到後來就不知不覺贊同了大多數人的想法,最後就因為從眾而慘遭滑鐵盧。

而我最後發現,我每次大賠的時候,建立部位的時候都會忘記問自己一個看來愚蠢,卻很重要的問題:「如果事情沒有發生,我可能會賠掉多少。」這是我自己的投資模型中,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會提醒我分散風險,不要把部位都賭在一個高風險的標的,也不要過度擴張部位。因為雖然賭對的時候報酬率很高,但是賭錯的時候,歸零還算小事情。

(待續)

 

← 1227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0104 經濟邏輯在台灣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