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我個人並不反對程式交易跟高頻交易,這是我必須說清楚的。但是我要反駁的其實是這些領域的人推銷自己的領域的時候,故意講的一些話術。因為之前一位大學學弟(這位學弟能力比我高多了,而且又會賺錢,單身中)問了我有關程式交易跟高頻交易的東西,而且他有去參加那種說明會去瞭解一些情況,這篇其實是當初他有疑問找我對談的整理。

首先先談程式交易。

程式交易的廣告推銷一定都是什麼安心的賺、爽爽的賺、股市最不需要的就是人性之類的話。股市怎麼可能不需要人性,反著人性作其實才是那些名留投機史、大家都想效法的人賺錢跟留名的主因。而其實,我一路這樣看下來,程式交易真正成功的人賺錢的原因在於:「財務控管」,而非分析跟投資系統的優異,反正可以改來改去作假回測績效,這也沒有什麼意義。而其實在股市,下了一百個決策賺錢了九十九次可能都沒有什麼意義存在。因為只要你那次賠錢把你全部身家都賠掉,你依然是失敗者。

換句話說,學會並且能夠執行降低槓桿比率,之後基本上不管是投硬幣、求神問卜、根據前一天四星彩號碼決定今天要買進哪檔股票之類的投機方式,都是有可能成功爽爽安心賺大錢的,科斯托蘭尼的冷杉木先生的故事其實就是這樣一回事。因為股市本身獲利與否其實就是機會成本的問題,重點其實是在保留下次還有機會的元氣,而非怎麼把握這次機會的能力。台灣的投資投機相關的書籍很少強調財務控管,而翻譯過來的投資大師的書,就算他們花了很大篇幅的力氣講了財務控管方面的事情,不是枯燥乏味,就是我們會直接略過去。可是這才是他們真正賺錢的精隨所在。

再來是高頻交易。

其實高頻交易的精隨其實就是「把場內交易員的行為以高速電腦模擬,並且以幾乎無延遲的網路報價跟交易指令重現」。所以重點其實在極高速、無延遲的網路,要實現高頻交易,就最好直接拉光纖接交易所,要先達到這樣,之後高速電腦那些其實不見得特別需要。因為如果你的網路延遲了 0.5 秒,那管你的電腦幾乎可以 0 秒做出決策也沒有太大的勝率,因為你已經晚了其他人約 0.5 秒看到報價,然後又晚了 0.5 秒才把單下出去,來回就慢了其他人一秒。

而場內交易員的行為大致上就是兩個固定模式。其中之一是試單,另一個則是順勢。順勢比較好瞭解,就是某個標的破了某個信號或什麼的時候,立刻建立相對應的部位,作錯停損、作對加碼直到趨勢反轉或是停利點為止。

試單比較難理解,不過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以台積電為例好了,假設現在台積電一股 103 (漲停 110, 跌停 95 )元,然後我的資金可以買賣 1000 張(當然是低槓桿),而假設在價位跌破 100 的時候會產生幾個技術指標的賣出訊號。我就先掛單賣出台積電 50 張 102.5 元,然後看市場的反應怎麼樣,如果很快就被消化,那我就有可能立刻停損反向繼續作多;如果是慢慢地被消化,那我繼續賣出 50 張在 102 , 100 張在 101 ,200 張在 100,有可能在這中間已經跌破 100 了,如果沒有,停損;然後我就會在這中間的時候,把所有的單以及剩下的限額一口氣市價賣出引發一波波動,最後可能掛跌停價或跌停上一檔統統回補,賺取差額。

是的,高頻交易其實只是要賺取差額而已,他們並不在乎太多其他的事情,而台灣其實沒有什麼高頻交易的可能。一來是證交所期交所對於直接連線的對象有限制,二來是漲跌停的規定還有些平盤下不得放空的規定限制了獲利的可能性。再來就是,護盤基金的存在其實對於這種靠波動來賺錢的程式設計來說是個困擾,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判斷的指標,所以搞高頻交易的,多半還是選擇其他交易量大、流通性大,而且監管限制健全的市場去作交易。

我的觀察不一定對,甚至可能只是我看到的表象就讓我歸納出這樣的偏見,我也無意說服任何人。但是我真的覺得,要在市場生存,怎麼避免傷重不治遠比怎麼獲取最大戰果重要。

← 0104 經濟邏輯在台灣 0118 為什麼我到最後無法相信技術分析這回事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