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最近看了一本書,提到有關日本戰國時代劍聖塚原卜伝的一則逸話:

晚年的時候,有一次塚原卜伝跟人乘舟過湖,船上有個莽夫吹噓自己劍術精妙天下無敵,知道塚原在船上就吵著要跟塚原決鬥。塚原本來不想理他,但是因為那人又叫又鬧搞得船很不穩很危險,於是就接受決鬥的要求,要船夫把船划到前方的一座孤島上。結果船一靠岸,莽夫急忙跳上岸要選好有利位置。卻只見塚原搶過船夫的槳將船划開,高笑離去留下一句「戦わずして勝つ、これが無手勝流だ」(不戰而勝,這就是無手勝流)。

雖然這則故事出自於還蠻不可信的《甲陽軍艦》,但是其實這則故事本身的寓意蠻深遠的,也跟幾位長輩教我打牌心法相互輝映。

之前因為載家父去跟他的好友們打牌,有的時候三缺一就只好上場代打,打到現在家父過世了,我依然成為了固定班底。當然,能夠跟這一群 老狐狸 高手在牌桌上切磋,其實受益蠻多的。雖然我直到自己冒了太大的風險創業失敗後又投機失敗才感悟到這些話語其實不僅僅可以用在牌桌上。

打牌大概會有幾個階段,其實相對應到投機的領域,都還蠻多可以對應的:

  1. 初學者的階段:一開始學習打麻將,這個時候的算牌大概都是在看自己怎麼樣比較容易胡牌。這個時候就是大起大落,因為贏錢得靠運氣保佑自己打出去的牌不會放槍。對應到投機,就是什麼都不懂,拼命想要一萬變十萬,十萬變百萬,百萬變上億一直賭下去,結果就算一開始賺到,最後也不一定能夠維持。

  2. 稍微進階一點:開始想要作大牌,開始研究牌的台數跟怎麼作比較大。對應到投機階段就是開始學技術分析、籌碼分析、有的沒有的什麼分析,希望能夠增加自己的勝率,然後增加自己賺錢的機會。這個其實是大多數網路股神或是一些投資老師就到這邊了。有些老師雖然分析頭頭是道,但是卻老是沒有什麼錢,就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3. 更進階一點:基本上我其實不喜歡跟這樣的人打牌,只要有一點點放槍的可能,就拼命下車,基本上這樣的人打牌大概都只有被自摸才會賠錢 (而且會讓我覺得我在跟自己打牌) 。對應到投機,就是那種保守的到不行的,都已經要確定是不跌才要進場,然後漲上來一小波就急急忙忙賣掉。這種人大多數的時候都可以不賠錢甚至賺不少,但是遇到整體系統性的風險,例如大蕭條或是金融海嘯,就會損失比較大,因為看起來是止跌的時候,有的時候後面還有更慘的一波跌勢,有的時候跑不及,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4. 高手老狐狸等級的:我現在面對的都是這樣的老狐狸等級的牌咖。基本上這就是拼命算牌,評估自己目前賺或賠,可以擔負多少風險決定要不要衝牌或是打保守牌,運氣來的時候完全擋不住他大贏特贏,手氣不好的時候他只要不放槍就不會輸太慘。這種高手在他運氣不好的時候,要贏他錢,就只能設一些陷阱聽老牌,但是因為他平常就贏不少偶而輸個一下也不至於傷到本。對應到投機就是遇到那種積極評估風險,做好財務控管,該買的時候就會買,不會因為下跌了就急急忙忙賣掉,當然也有認賠時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他不會因為小漲了就急急忙忙賣掉,而能夠一口氣賺到主升段那種一口氣漲個好幾倍的錢。

其實打牌的時候,要不要衝牌,取決於你現在的風險承受程度。你贏錢,然後這一把看起來牌面如果衝了可以大賺,就算賠了看起來其他三家也沒有人作大牌頂多小輸,那這樣子衝牌就是合理的風險,可以承受。另外一種我會衝牌的情況是,反正我都已經輸很慘了,機會比較大的牌當然衝下去,拼一把大的。但是這也是我被長輩說我還是太浮躁的原因,因為我在這種狀況下我不會也無法去算牌,算自己繼續放槍、甚至放大槍的機會有多少。

換算對應到投資投機也一樣。常聽到很多人笑一堆有錢人追高殺低,但是在那樣的投資規模,以及合理的財務管理跟風險評估的狀況下,追高是冒合理的風險;殺低則是拼不要大輸。

而輸很慘或是沒錢的情況呢?套一句柯斯托蘭尼的名言:「沒錢的人,更要投機」,即便你這個時候的投機更像是賭博。但是投機會需要仔細分析評估風險,賭博則是不是。而不管哪一樣,在沒錢的時候,除非能夠肯定債務不會被催討,不然,盡可能不要負債投機,因為壓力會很大很難保持平常心去分析評估風險。更別負債賭博。

← 0827 永續的公司經營模式? 0106 價值、趨勢、週期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